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小说 > 朱颜祸妃

朱颜祸妃 第三百七十七章 浮世斋质问

    清晨的浮世斋隐于水雾之中,小桥流水、绿柳粉荷,仿若止于画中的瑶池仙境。

    而这一副静止的画卷被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破,清早出来采集露水的子悠闻声,站起身来看到由远及近的身影。

    “公主?您怎么来了?”

    慕云漪与浮世斋的丫头们向来很熟,也从来很少端着架子,只是这一次,她并没有露出笑脸,神情反倒极其严肃,对子悠道“本宫来浮世斋何时还需要提前通报了不成?”

    “奴,奴婢不是这个意思。”

    大约是从没有见过慕云漪这般疾言厉色,更是以“本宫”自称,子悠惊得差点连手里的玉瓶都掉落在地,“奴婢陪您进去。”

    “不必,本宫自己去找孟漓。”

    说罢,慕云漪大步走进浮世斋,子悠跟在后头一路小跑都险些没有跟上。

    嘭!

    慕云漪无比熟稔地绕遍了整个浮世斋的屋室,皆没有找到自己想见之人,最后来到了孟漓的药斋前,一把推开了门。

    此刻的孟漓盘腿坐在矮几前,用玉杵碾着什么,见来者是慕云漪便放下手中的小杵站起身来“小漪漪,你回来了?”

    “主子,公主她……”跟在慕云漪身后的子悠看着孟漓,似有为难之色。

    “无事,是小漪漪又不是旁人,子悠你先退下罢。”孟漓仿若无事地摆了摆手。

    “是,主子。”

    而原本在屋内伺候茶水的子鱼,为慕云漪添了一杯梅子茶后亦退了出去。

    屋内只剩下慕云漪二人后,她瞪着孟漓直接开口道“人呢?”

    “什么人?”孟漓十分自然地展了展自己有些皱了的下袍,神色清明。

    “不必跟我装糊涂,慕修,慕修在哪里?”

    “慕修?”

    “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慕修活着。”慕云漪目光尖锐到让孟漓感觉到近乎冷漠,这是她对于孟漓从未有过的陌生。

    “不错,我知道慕修活着,可此时他不在这里。”

    “所以,你很早之前就知道,他还活着,并且帮他一起瞒我,骗我。”慕云漪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可她的周身几乎可见一股寒意正在一寸寸地向孟漓爬来。

    “是。”面对慕云漪的咄咄逼人,孟漓的目光亦没有躲避,正视于她。

    “为什么?”

    “因为我也没有把握,究竟,他能不能活下去。”

    孟漓鲜少说出“没有把握”这种词眼,而除此之外,她更是在其话间听出了旁的关键,“没有把握?你是指当时,还是……”

    “没错,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把握,他的身子能否撑下去。”

    “为什么,他明明已经活过来了,不是吗?”慕云漪上前一步,身上原本的戾气瞬间褪去,变成了茫然与慌乱。

    “他能活过来原本就是逆天而行了,可他尚未恢复完,便执意下山,在虚浊峰中强行运功不说还受了重伤,哎,他这不是在提前耗命吗……”孟漓叹息着。

    “你师父呢?你师父可有旁的法子?”慕云漪不敢顺着孟漓的话继续想下去。

    “小漪漪,你应当猜到的,慕修之事,我师父怎会没有出手,这回单单凭我也没办法逆天转命。”

    慕云漪沉痛的闭上双眼,“他,当初受了很多苦吧。”

    “慕修当时仅存了半口气,几乎是被揉碎了骨血,被一点点重铸,每日十二个时辰有人不断看着才勉强续了命。”

    “慕修,慕修……”他吃了这样多的苦楚,而上次在寒冰墓室中相见时,竟如同什么也没发生一般,还在拼了命地护着慕云漪。

    “所以我没有告诉你,小漪漪,对不起。”言及此,孟漓的目光暗淡下来,“我真的没有把握。”

    话已至此,慕云漪心中的怨气纵然没有消散,却也不会继续埋怨孟漓了。

    “孟漓,他果真不在这里?”

    “他如今真的不在我这里,况且你方才也已经自己查看了浮世斋上下,不是吗?”

    “慕修你究竟去了哪里……”

    “我想,慕修定会主动回来找你的,毕竟他所做的一切,皆是为了护你。”孟漓尝试着说着连自己都没有底的话安慰慕云漪。

    慕云漪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小漪漪,一路上也疲乏了罢,你且等等,我这便去给你做你最爱吃的……”

    “不用了,我先走了。”说罢,慕云漪便匆匆转身离去。

    而孟漓口中未及说出口的“青梅羹”到底是咽了回去,垂下眼眸,徒留一声轻叹。

    慕云漪离开浮世斋后,马不停蹄地去往洹山雾隐峰,无庸的草庐,她不死心,想着若不是在孟漓这儿,慕修会不会在无庸那疗伤?

    结果却并没有如她所期所盼,无庸告知了她同样的话,慕修的确经无庸与孟漓师徒二人之手医治,而现如今,慕修的确不在雾隐峰草庐之中,无庸上一次见到慕修时,便是早在慕修执意前去无相之墟前。

    出了雾隐峰,慕云漪举目四望,山川峻岭、河流草木,分明是充满生机的画卷,却让她心中骤然生出无力与绝望,甚至她心底有一个声音在问自己是不是那时在冰室中是最后一次见到他,或者……那时见到的慕修,根本只是自己过于思念他的幻觉,他终究还是回不来了……

    西穹皇宫的承光殿,作为慕云铎的寝宫正殿,他却很少出现在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便是由于他总觉得这宫室太过明亮,待在里面真真是不自在。

    可是钦天监和礼部却执意说这承光殿与慕云铎的八字最为相和,对于国祚兴邦是最好不过的,拗不过那些老家伙们,只好将此处作为起居寝殿,但大多时间他都自个儿猫在偏殿,落个清净。

    这会子,小钰子战战兢兢地立于慕云铎旁边,额角渗出细密的汗水却不敢擦拭,他自小六岁便入了宫,怎么也算是宫中的老人儿了,可面对这位西穹新帝,却实在是难以摸透脾性,更是不知道为何皇上登基后便直接升了自己为宫中的首领太监,照理说,比他资历深的大有人在,而他当初也并非与顺亲王府有何渊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