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频道 > 朝堂制霸攻略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流言四起

    谢潇看着卫蓁不语,卫蓁轻声开口,

    “或许,过几日便会真相大白了。”

    谢潇看着卫蓁,许久说不出话来,将手中的瓷瓶递了过来,

    “好好养伤吧。”

    卫蓁接过瓷瓶,微微低了低眸子,她是大夫,自然能看出里面是什么,玉明膏,对外伤有好处。

    “多谢。”

    卫蓁对着谢潇一笑,送上门来的伤药,总没有退出去的道理。

    天色不早,谢潇与魏长宁夫妇到过了别,便是向着外面走去,陆琰自然是与他同行。

    两人并肩的在巷子里行着,谢潇忽然开口问道,

    “陆大人今日怎会来此?”

    陆琰微微挑了挑眉梢,

    “我救回来的人,过来看看她是不是还活着,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倒是本官该问谢大人,你怎么来了?莫非也是放心不下?”

    谢潇抬眸看向陆琰,嘴角带上一抹笑意,

    “她也是我救回来的,魏、谢两家事世交,我过来拜访一下,似乎并无不妥。”

    一时间,两人之间的氛围,到是有一抹针锋相对的意味。

    陆琰听着忽然一笑,看着谢潇缓缓开口,

    “倘若当年卫国公府未曾灭门,谢大人现下也该是儿女双了吧。”

    算起来,已经有八年了。

    八年前定亲,卫家和谢家订的日子就在卫蓁及笄之后,似乎也没几个月了,只是没能等到那个时候。

    谢潇听着微微一顿,抬眸看向陆琰,

    “你这话什么意思?”

    他的确定过一门亲事,那时他年纪还小,根本没想过会早些成亲,但父母之命,不得不从。那是祖母给定的,听说,也是京中的名门贵女,当年已然准备迎亲,只是后来终究是有缘无分,两人刚刚定下亲事,便是出了事。

    陆琰挑了挑眉梢,

    “谢大人这些年并未再定亲,拿着卫家小姐当借口推脱,我可从未见过你什么时候对那个女子这么上心过。”

    谢潇六年前及第,算是大齐开国以来最年轻的状元郎,两人也算是同在朝中为官多年,对于谢潇其人,陆琰还是有着几分了解的。

    他向来精于政事朝事,对于亲事一说,向来是能拖则拖,亦是从未对什么名门贵女上过心。

    可显然,他对于卫蓁的关注略多了一些。

    “莫不是,你看上了她?”

    陆琰撑着下巴,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这‘她’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难不成这谢潇也像是那些俗人一般,不爱这规矩大方的闺秀,反倒是偏爱着机关算尽的狐狸?

    对上陆琰玩味的眼神,谢潇不答反问,

    “那陆大人呢?为什么对她这么感兴趣?为什么接二连三的与她纠缠在一起,莫不是动了凡心?”

    地狱里的魔头动凡心,可是比他这个寻常人要稀奇的多。

    两人对立,谁身上的气势也未曾消减半分。

    陆琰轻声一笑,率先向着路口走了过去,漆黑的瞳仁里划过一抹冷意,声音随意的很,

    “本官自有本官的理由,不劳谢大人费心。”

    动心?

    他很讨厌这个字眼,特别是对一只心机深沉的狐狸动心,这实在是一件太过于可怕的事情。

    谢潇顿在原地,不自觉的向着身后看去,动心吗?

    或许,一开始只是觉得她有些与众不同,可现在呢?

    好像…是有一点。

    他从未见过像她这样的女子,只是两人,会有结果吗?

    夜色渐深,秋露收了药碗,卫蓁面前的灯还亮着,一身粉裳的女子推门走了进来,对着卫蓁施礼,

    “奴婢舒冉,见过小姐。耽搁了时辰,还请小姐责罚。”

    卫蓁微微抬了抬眸子,问道,

    “被什么事耽搁了?”

    舒冉微微低眸,将手中的名册录递上前来,

    “柳国公府的二公子在别苑设宴招待吏部侍郎萧仲等一众人,属下擅作主张,还请小姐治罪。”

    卫蓁接过名册录,微微扫了一眼,沉声道,

    “做的不错,但下不为例。”

    暗结私党这样的事情算不得小事,现下正处于铺设暗线的关键时机,知道的消息的确是越多越好,不过身为暗卫,也得听命令调遣,特别是已经下令的情况下。

    “可曾被人发现?”

    卫蓁抬眸看向她。

    舒冉道,

    “奴婢蒙着面,未曾被人发现。”

    虽是花魁,但这些日子,并没有多少人真的看见过她的真容。

    卫蓁听着颔首,开口道,

    “通知燕池,明日开始,将钰王在千金阁治腿还有我遇刺的事情散播出去,越多人知道越好。”

    与其遮遮掩掩,倒不如直接敞开了,这下,她倒要看看,还有谁敢拼着一个谋害皇子的罪名,对她动手。

    毕竟,这一旦对她下手,那就是摆明了不想钰王的腿治好。

    “是。”

    卫蓁的命令,舒冉自是遵从。

    与燕池一样,派过来之前是有些疑惑的,但后来,不得不说,这位小姐的手段果决,算计精准,让人折服。

    第二日,春光明媚,和风轻抚,已然临近入夏,路边的丁香花开的正盛,不少人已然是换了短衫。

    而长公主府前,却是一片混乱。

    继五个月前一具男尸被戳的千疮百孔丢在长公主府门前之后,今日,又是有六具男尸丢了过来,一个个死相极惨,被人砍得血肉模糊。

    长公主打发雷霆,大理寺的人已然赶到,却是尽数被长公主赶了出去。

    市井之间开始出现流言,一传十,十传百,闲来无事在茶馆里听书的一众散人,已然是谈论开来,

    “你们听说了没有?长公主门前又被丢尸了。”

    一个青蓝色布衣的男子凑过来低声说道。

    “听说了,大理寺的人赶了过去,还被长公主给赶了出来。”

    另一男子挑着眉头给自己倒了杯茶,眸中显然是带着好事的意味。

    “这么大的事,她不想着早日查出来,怎么还把官府的人给丢出去了?”

    另一男子不解。

    “还能因为什么啊,心虚呗。”

    旁边男子摇晃着扇子道,

    “你不会当真以为,这位长公主是省油的灯吧。”

    长公主结党营私,可不是一日两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