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真是大富豪

正文 第1378章你不凶残你腹黑

    据战英红所说,七夕谷有大年小年之分,这大小年也不取决于腊月是二十九天还是三十天,而是指这七夕谷的收成,大年的时候好东西容易多些,小年的时候就比较少了。

    “至于具体是怎么划分的我也不清楚,但每隔六年就会是一个大年,今年刚好是大年。”

    “至于宝王就更容易理解了,别人进入都拿了一堆破铜烂铁枯草树叶子,就你拿出件灵器来,那你的灵器自然就是宝王。当然,我只是打这么个比方,这里面可没有灵器。”

    也就是战英红解释的早,要是再晚点赵权就不进去了。

    如果真给灵器那他还进去干什么,他就是炼器师,灵器不说跟破烂一样也差不多,反正他不在乎,一点都不放在眼里。

    而旁边战英红也好心提起了建议,“你也可以不必进去的,毕竟你是炼器师,等他们出来后看中了什么宝贝,直接拿灵器换就是了,这样既可以保证你的收益也可以回避风险。”

    战英红说的对,但是赵权就喜欢冒险和刺激,而且最最重要的是,如果里面出产的某件宝贝远大于灵器,譬如啥宝贝果子,吃一颗就会拥有战禹城那种层次的修为,那还会和他换灵器吗当然,这种果子不会出现,但真要出现的话,那给人炼一千件灵器人家也不见得换。

    所以这事他只能亲自参与到里面去,在享受乐趣的过程中也追求宝物。

    战英红见劝不过赵权也就不劝他了,但还是做起了适时的提醒。

    “里面多数地方以你的战力都能够应对,但是有些地方的规则会突然产生变化,你会发现所有人的修为都被压制到了一个很低的层次上,所以这也是真正的大人物为什么很少来这里的原因,因为他们怕在这种情况下,被一群小人物给趁机杀死。”

    赵权恍然,他就说嘛,这么块宝地战禹城怎么不亲自来,合着他是怕这个。

    倒也可以理解,换成他的话他也不会喜欢那种场景的,好不容易修炼到了家主那种层次的大高手,平日里就靠修为压制来维持地位跟权势了,结果在特定场景中竟然被压低修为。

    狙击手没了抢,那这遭人恨的角色还不被人给群殴弄死才怪。

    只是至于到底是哪个场景,战英红也说不好。

    “因为这个场景是不固定的,常常是今年在这里,明年在那里,有时候却又没有,这个谁都说不好,好多人都自以为摸到了这里面的规律,然后就闯了进去,最后还是被打脸了”

    在七夕谷外,战英红跟赵权说了许多,都是关于这七夕谷内的事情。

    而赵权也大概弄清楚了里面的一些注意事项,就在七夕谷开启后跟战英红随队伍走了进去。

    不过在进入其中的时候,赵权看了一个人,那人正在看他,眼神中还斥满了狰狞的凶意。

    这人不是旁人,正是之前在追杀中被赵权一拳给打重伤的隋旭阳。

    这货竟然又来了,虽然不清楚他怎么看透的自己身份,但看那眼神赵权就知道隋旭阳肯定是发现他了,而且就是冲着他来的。行啊,跟隋旭阳好歹还能还手,比隋千牧来强多了。而且既然隋旭阳来了,那就争取别让他跑了吧

    进入谷内后,人群分流,各自四散,战英红跟在赵权身边往谷内深处走去,途中对赵权说道“隋旭阳也来了,在他身旁还有五个人是隋家的子弟,那些人对你没什么威胁力,稍后我负责解决隋旭阳,你把那几个隋家子弟给杀了。”

    这战家的姑姑,人挺漂亮手挺黑啊

    赵权问她,“这么做合适吗会不会显得咱们太凶残了”

    战英红乐了,“你摆阵法把人战家子弟全都窝在阵法里轰杀的时候,就不觉得凶残”

    赵权回答的倒也理直气壮,“不啊,因为当时他们手上没什么好东西嘛,但是现在我觉得不太一样,可以留留,咱们又没带手下来,就拿他们当手下呗以隋旭阳的修为,在这七夕谷里应该还是可以抢到些好东西的,到时候咱们再顺手一灭,东西不就咱们的了嘛”

    战英红很是无语,“你这倒不凶残,就是有点太腹黑了,都准备把人给杀了你竟然还在算计,算计着让人临死前还得替你干点坏事,你在后面吃现成的,我都替我们家轻舞担心。”

    你担心你可以替你们家轻舞嘛

    当然,这话赵权也就是在心里嘟哝一下,说出口是万万不行的,好歹是战轻舞的姑姑呢

    两人聊着进入了谷内险地,那是一处瀑布,看起来风景倒挺优美的,上方氤氲缭绕很有意境。

    只不过那瀑布可不是一般的瀑布,战英红表示这叫重水瀑布。

    啥叫重水赵权也不清楚,但亲身感受过他就清楚了,这瀑布还真是重水。

    明明水流量不大,但是穿越瀑布时却是特别的艰难,仿佛有千斤巨力在冲击。

    要是修为太弱的话,想要穿越这重水瀑布还当真有些难度,但对于赵权而言却是轻松无比。

    别人都在用灵力抗着过去,或者如战英红这种比较写意的更是以灵力幻化雨伞撑着过去,而赵权却简单的过分了,双手往口袋一插,直接就硬生生的走了过去,还没有任何感觉似的。

    战英红看到赵权这种状态都愣住了,实在不明白赵权凭啥可以这样豪横。

    这是什么身子啊,就那么结实吗

    是的,就那么结实,这一点隋旭阳最是了解,毕竟他曾被赵权一拳重创。

    当时他还觉得赵权是小年轻打架呢,结果承受过这一拳后他才明白,那不是小年轻打架,那是小年轻醉驾,开着重卡轰的一下子就撞上去,那个酸爽,至今记忆犹新

    穿行在重水中,赵权可以说是毫无感觉,轻松的不得了。

    以他的身体基础想要承受这个重量,就好比两米高的大汉身上爬了只蚂蚁,要能感受到才怪。

    他不仅毫不在乎这事,甚至还有心情四处打量,来这就跟旅游似的。

    但他的打量也不是没有任何好处,至少让他发现上方崖壁上竟然有一颗闪烁着五彩色泽的灵芝,这玩意儿不错啊,灵气浓郁,要是身子遭受个重伤啥的,吃了那可是大补,可以加速伤势的愈合,当初赵权渡劫时就吃过类似的灵芝,但没有这颗灵芝灵力浓郁罢了。

    看到这颗五彩灵芝的存在,赵权就双腿弯曲用力,踏地后蹭的一下子飞身而起,直奔灵芝而去。可就在这时候,旁边战英红的声音却焦急响起

    “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