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频道 > 我是谁我来自哪里

正文 第8章 救人就成了流氓

    魏笑有心停住脚步,转身随人流下山,但是一想自己这已经走了一半以上的路程了,这不半途而废了嘛!

    半途而废不是个好习惯,必须要坚持下去。

    还有他也想看看夜晚的西山顶会是一番什么景象。

    西大山虽然山不在高,但是占地面积却不小,林林总总算在一起也有几十里地的方圆。

    最高的主峰就是魏笑将要到达山顶的这座山峰,海拔也不过才二百三十米。

    “那个女人真怪,她一直站在悬崖边的栏杆前,也不说话也不动弹,该不会是要跳崖自杀吧?”

    只差一步,魏笑就到达山顶了。

    这时迎面从山顶下来一对情侣,那个女孩一边走一边在说着什么。

    “过好自己的日子,管人家干什么?人家想死自然有人家的理由,你还能拦着呀?”

    “哎你这人怎么回事?有没有点同情心?还有没有点爱心?”

    “怎么没有爱心?我爱你就行了再爱不了别人了,再去爱别人你会打人的。”

    “德行!人不咋地就这张嘴好,我就是被你这张嘴哄来的。”

    这对情侣和魏笑擦身而过后,山上再没有下来的人了。

    最大可能这对情侣就是山上的最后两个人。

    待魏笑到达山顶后,那些到山顶来健身的人几乎已经走光了。

    魏笑又有些犹豫,山上似乎没人了,自己一个人上去有啥意思?

    但是现在离山顶只有一步之遥,都走到这里,再不上去这不空留遗憾吗?

    一念至此,魏笑脚步坚定地踏上了山顶。

    山顶的广场上果然空无一人,广场中间那根水泥杆子上,一盏水银白炽灯散发着惨白的光芒,让山顶有一种恐怖片里的感觉。

    魏笑很不明白,这山顶广场都铺上了地砖,为啥广场中间的这盏灯的度数这么低?就照着灯柱的方圆十米八米的范围。

    省钱也不能省在这地方呀!

    广场边缘灯光就照不到了,看着黑乎乎的仿佛鬼影重重的样子。

    魏笑心里一激灵,身体本能地一个转身就要下山。

    直觉告诉他,此地不宜久留。

    就在他的身体转身的瞬间,眼角的余光意外的看到西南方向的边缘位置,影影绰绰有一个人影。

    那人影黑糊糊的,一动不动的站在西南角,看着真的有鬼影子的感觉。

    这世界真的有鬼?

    魏笑刚准备把那个黑影定义为鬼,然后自己撒腿就往山下跑。

    但是耳边突然响起了刚才下去那对情侣中那个女孩的话。

    女孩说有个女人在广场边缘站了很久,怀疑她要自寻短见。

    莫非这个黑影就是那个要自寻短见女人?

    “喂!”

    本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精神,魏笑喊了一声,同时战战兢兢地往那边。

    没有回答,那个黑影依然矗立在悬崖边一动不动,仿佛一座雕像。

    魏笑走到近处才看清,那确实是一个女人的身影,长发披肩背对广场中心,怎么感觉这画面都十分的诡异。

    “喂!你没事吧?”

    依然没有回答!

    魏笑才不会相信这么近的距离对方听不到他的声音,除非他是聋子。

    难道这个女人真的要自杀?

    要是自杀现在四下无人正好可以往下跳呀,谁也发现不了。

    等发现那也是明天的事情了,保证死翘翘了。

    可是对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又不是想自杀。

    莫非是在练什么功夫?

    魏笑没敢靠前,怕对方真在练什么功夫,一招把自己震内伤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女人突然张开双臂,一只脚抬起跨过的栏杆。

    在这个悬崖边建栏杆的人太没有责任心了,这栏杆建的还没有五十公分高,那女人大长腿一抬起来一下就迈了过去。

    不好!对方看来真的要寻短见,要从这里跳下去。

    这个悬崖虽然不高,但是二三十米还是有的,下面怪石嶙峋。

    跳下去肯定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姑娘!等等!”

    魏笑一个箭步冲上去,从后面一把搂住女人的腰,用脚一蹬栏杆生生地把那女人从栏杆边抱了回来。

    因为用力过猛的原因,他一个后仰摔在广场上,女人就重重的压在了他的身上,后脑勺似乎磕在了地砖上。

    “哎呀!”魏笑被嗑的头有点晕。

    “流氓放手!”耳边传来了一声娇咤。

    魏笑这才感觉自己的手掌好像放在了对方某个不该放的位置。

    手掌里鼓囊囊的一团,料很足的样子。

    就在他的大脑还没做出反应,下一秒啪的一声,他的脸上就挨了一巴掌。

    自己巴掌打的力道十足,魏笑感觉眼前全是金色的星星。

    虽然没被对方震内伤,但是脸蛋子上却挨了一巴掌。

    “臭流氓!你想干啥?”那女人一个翻身,竟然还使出了一个什么招数锁住了他的脖子。

    这年头社会风气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自己用草药救人被人赖着给钱,现在又救了一个要自杀的人,却挨了一巴掌还被对方锁住了。

    魏笑是真的弄不明白,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

    “姑娘!你要跳崖我可是救你,你却污蔑我是流氓,啥人…咦!怎么是你?”

    两个人的脸近在咫尺,这让魏笑看清了对方的容貌。

    魏笑才看清这个女人是谁,就是把自己从海边拉到城市里还给了他五百块钱这那个女人。

    “谁要自杀了?”

    “你在栏杆边站了那么长时间,我喊你也不回答,然后你腿迈过栏杆你不是要自杀,要干啥?还不把我放开,想把我勒死呀!”

    女人放开了手。

    “我只不过是想试试这个栏杆我能不能跨过去,和自杀有什么关系?”

    “我可是以为你要跳下去,这年头好人不好做呀,救人反而挨了一巴掌!”

    女人突然笑了:“那不好意思,对不起了!”

    “对不起就完事了?我这一巴掌岂不是白挨了?”

    “那要不你也扇我一巴掌,这样咱们就扯平了。”

    这主意一定是哈士奇想出来的。

    “算了!”

    “你刚才说是你是怎么回事?你认识我?”

    “呵呵!真是贵人多忘事,几天前你从海边用你的车把我拉到了滨海市,还给了我五百块钱。”

    “噢!原来是你呀!想不到咱们竟然又见面了!”

    “猿粪呀!我叫魏笑!美女你叫什么名字?”

    “祁红玉!”

    “我说祁美女,咱们是不是该下山了?你不觉得这山顶上有点瘆人吗?”

    齐红玉这才注意到山顶上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我还真没注意周围的环境,那咱们下山吧!”

    两个人开始下山,一边走一边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