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仙家秘境

    她在紧张!

    苏寒细细一想,就想通了原委。

    刚才自己蹲下去触摸禁制的时候,那女妖毫无反应,可等他站起来环顾四周的时候,她却紧张了。

    也就是说,在这镜湖周围,有让她极为在意的东西。

    她之所以紧张,很可能是怕苏寒发现什么!

    想到这里,苏寒故意不动声色,装作随意欣赏风景的样子,目光在镜湖周围缓缓扫了一圈。而他的余光,一直注意着白衣女妖的反应。

    当苏寒的目光,扫过镜湖对岸的一棵怪树的时候,他敏锐的发现,那白衣女妖下意识做了一个捏衣角的动作。

    很多女人,在紧张的时候,都喜欢去捏衣服,或者握紧拳头,指甲陷入掌心里。

    看来,这树有古怪啊!

    苏寒又仔细看了看,发现那怪树有七八丈高,直径有两米粗细,上面枝节横生,整棵树遍体灰暗,只在靠近地面的位置,有一个直径将近一米大小的洞口。

    那洞口漆黑一片,里面不停往外冒着森森冷气,十丈范围之内,竟然光秃秃一片,寸草不生。

    “仙……仙长,那树洞是小妖我的巢穴……”

    看到苏寒盯着怪树看,白衣女妖冷汗涔涔而下,忍不住开口解释了一句。

    可她越解释,苏寒就越怀疑。

    “你在紧张?”

    苏寒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随手摆弄了一下手机,就把那女妖唬的魂不附体,差点直接跪下来。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整个镜湖的隐秘,都在那树洞里吧!

    还有,青阳山的修仙者让你看守的,应该也不是有禁制的镜湖,而是那个树洞。

    你之所以紧张,是怕我发现了你的秘密,你不好向青阳山的修仙者交代……”

    苏寒研究过心理学,最擅长把握人心。

    他非常清楚,有时候戳破一个人的心理防线,只需要把她心里的秘密说出来,就那么简单!

    “仙长恕罪,小妖并非有意隐瞒,只是那青阳山的修仙者太厉害,我怕降罪于我……”

    白衣女妖连连作揖赔罪,心里早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

    她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仙长,眼光竟然毒辣到这种程度!

    仙人就是仙人,看来都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青阳山,不过弹丸之地,想要抹杀不过翻手之间,有什么可怕的。

    更何况,这镜湖里深藏仙缘。如果你能跟着我悟道一二,实力大增,别说是小小的青阳山,即使是登上头顶的仙船,遨游四海八荒,也不在话下……

    天机不可再泄,你前面带路,去树洞里看看吧……”

    苏寒背负双手,说起谎话根本不打草稿。欺骗这种恶贯满盈的妖怪,他根本没有任何心理压力。

    而且,苏寒刚才的话看似简单,却隐藏了两层意思。

    首先,他是得道仙人,可以随手抹杀青阳山,让蜘蛛女妖不要有心理压力。

    还有,这镜湖是仙人所留,里面有大机缘,或许能让白衣女妖羽化飞升,成为绝世大妖。

    这就相当于,在刚才的威逼之后,又给白衣女妖来了个利诱,给她画了一张大饼,让她产生憧憬和希望。

    只有这样,她才会死心塌地的跟着苏寒,并且毫无保留的说出她知道的一切。

    果不其然,那女妖听的满心欢喜,甚至小心脏嘭嘭嘭乱跳。

    她已经困在大妖境界几十年了,虽然吃人无数,但却一点精进都没有。她迫切想要突破,但青阳山的邪修根本指望不上。

    说不定,眼前凭空出现的这个仙人,真的是自己的大机缘!

    那女妖心生欢喜,连忙引着苏寒,绕过布满禁制的镜湖,走进了漆黑一片的树洞里。

    进来之后,走了十几步,苏寒发现树洞里并不漆黑,反而越往下走,越有种光芒大亮的感觉。

    一直走到洞底,苏寒才发现了原委。

    原来,这树洞下面非常宽广,正好在镜湖正下方的位置。从树洞里抬头往上看,镜湖碧绿色的湖水就在头顶。

    整个镜湖之水,和树洞就像隔着一层玻璃一样,就悬浮在树洞的上面。甚至于,以苏寒的身高,只要稍微一抬手,就能摸到头顶悬浮着的湖水。

    这种奇异的景象,苏寒也看的新奇。

    他在穿越之前,曾经去过海洋馆,当初站在海底世界,抬头看到头顶的海水和鱼群的时候,跟现在这种感觉非常的像。

    “仙长,这树洞就在镜湖的下方,就像您看到的一样……

    当初青阳山的那个修仙者说过,整个镜湖秘境的入口,恐怕就在这树洞湖底,而不是外面的湖面!”

    白衣女妖说,只不过青阳山的修仙者对禁制了解有限,一直在这里钻研了三十年,也只能把手深入头顶的湖水一寸三分,再往上就进不去了。

    苏寒点了点头,看来这镜湖秘境,果然非同寻常。

    他下意识的伸出手,又朝头顶上的湖水摸了摸,想看看这里的禁制强弱。

    可下一秒钟,他惊奇的发现,自己的手竟然穿破禁制,深入到了头顶的湖水里,甚至感受到了湖水冰凉的气息。

    “你……你能把手伸进去?!”

    “这怎么可能!”

    看到这一幕,白衣女妖尖叫了一声,因为这一幕对她的冲击实在太大了。

    那个青阳山的修仙者,耗费了三十年的时间,浪费了无数天材地宝,也没有苏寒这一下插-的这么深!

    那一瞬间,在女妖眼里涌出来无尽的狂热和希冀,她忽然意识到,刚才苏寒给她画的大饼,很可能是真的。

    “真的进去了!”

    “真的进去了!”

    白衣女妖一直在小声嘀咕,仙人就是仙人,比那些邪修简直强了一万倍不止!

    但此刻的苏寒,却没时间去理会白衣女妖,因为他惊讶的发现,怀里的混元金斗又发出微弱的光亮,已经有铭文要显现出来了。

    看到了,是“境”!

    苏寒感受的清清楚楚,这一次出现的字,不是镜子的“镜”,而是秘境的“境”!

    在“境”字出现的一刹那,头顶原本悬空的湖水,竟然缓缓顺着苏寒的胳膊流了下来,然后在他的脚下,形成了一个湖水凝成的台阶。

    那台阶层层而上,一直通到头顶的湖水里。而在台阶和湖水的交汇处,早已经出现了一个碧绿色的漩涡,似乎在等着苏寒拾阶而上。

    当时苏寒福至心灵,知道自己的机缘来了,就信步踏上了台阶。

    可是,他刚踏了两层,却又转身下来了。

    因为,他想到了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