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同人 > 投行之路

正文 第406章 闹了大笑话

    往后的两天是周末,除了保姆上来送饭她打开了门之外,王暮雪都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她觉得只有这样,自己才是安的。

    看着父母加急寄来的手表和项链,王暮雪对着触目惊心的窃听器发呆了很久,她还记得真相被揭开的那个晚上,心跳根本无法放慢,一夜无眠,那夜她甚至觉得月光都很刺眼。

    鱼七回了电话,王暮雪猜测很大概率是鱼七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知道了一切,所以他回电话是一个很正常的行为,而后他如果两三天都找不到自己,很可能会回到那个出租屋里,然后他就会看到依然躺在客厅走廊上的手机。

    实际上,若连手机都是窃听器,或者房子里还有其他窃听器,那么王暮雪估计鱼七此时肯定已经知道事情穿帮了,这是最可怕的,他接下来会采取什么行动呢?

    阳鼎已经如他所愿地立案了,接下来他是会住手,还是会继续有其他行动呢?

    王暮雪双腿躬起坐在床边,双手环抱着膝盖将头埋在大腿上,直到现在,她都还能感觉自己的手心在微微发着冷汗。

    她命令自己一定要冷静思考,一定不能慌,可她越这样跟自己说脑子就越是空白,鱼七以前对她说的话此刻都让她毛骨悚然,甚至她眼前总是闪过自己将项链砸向地面时,天线露出来的那个瞬间。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小雪?”蒋一帆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这是蒋一帆在周五给她新手机后,第二次主动来找王暮雪,新手机的卡号是用保姆的身份证申请的,而保姆本人也愿意帮助王暮雪度过这段非常时期,这给了王暮雪不少安感。

    “不用怕。”这是王暮雪打开门后蒋一帆对她说的第一句话,说完后,蒋一帆将那条钻石手链重新戴在王暮雪手腕上,锁链扣上后他笑着说“放心,这些小石头里面保证装不下窃听器。”

    王暮雪听后嘴角微微上扬,她很感谢蒋一帆给她提供的一切,不仅是房子和手机,还给了她两天不受打扰的独处时间,跟以前一样,与蒋一帆相处没有任何压力,他总能找到让别人最舒服的处理方式。

    “一帆哥,你们家的饭,还有手机以及电话卡,我都是要付钱的。”王暮雪道。

    “我原本也没打算给你免费。”

    听到蒋一帆这句话,王暮雪这次是真的发自内心地笑了。

    “小雪,明天就是周一了,如果你想去上班,又实在觉得不安,我可以跟你去一趟警局。”蒋一帆道。

    “啊?”王暮雪有些没反应过来。

    只见蒋一帆一本正经道“证据不是都在你手里么?就算鱼七是警察,他这么做也犯法了,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2条第六项的规定,偷窥、偷拍、窃听、散布他人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

    “行!明天一早就去!”

    蒋一帆没料到王暮雪居然一口答应了,干脆利落,一丝犹豫都没有。

    后来回到房间里的蒋一帆仔细想了想,大概是处罚太轻了,王暮雪才会答应得这么豪爽,毕竟她以前有多爱鱼七,蒋一帆也或多或少听说过。

    “女士,您说的这个身份证号不存在。”派出所的女警官朝王暮雪道。

    蒋一帆也随即转头看向王暮雪,小声道“会不是有哪位记错了?”

    “不可能!我看过他的身份证,专门记过!”王暮雪一口否定,交往了两年,要说鱼七的身份证她从来没看过是不可能的,毕竟当时的她也好奇这个世界上会不会真的有人叫“鱼七”。

    女警官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就算撇开身份证号不谈,我国目前出生的公民中,没有哪个登记名字叫‘鱼七’。”

    “怎么可能?!他之前有次失踪过一次,我都还来报过案,你们还用电脑记录了,难道你们只是记录,没有查么?”

    “哪天来报的案?”女警官问道。

    王暮雪立刻拿出手机翻阅自己当时的系统出差记录,她记得很清楚,她去访谈文景科技后期就发现鱼七不见了,所以网络失踪48小时后,她就果断来派出所报了案。

    在王暮雪准确说出日期后,女警官拿起电话跟同事确认了一下,因为她是新上岗的,所以以前的卷宗需要做必要的咨询,放下电话后她朝王暮雪道“当时他们记录后说也查了,但也查不到这个人,但您当时已经离开了,他们本想电话通知您,但见我们派去保护你的同事已经回来了,说人没丢。”

    “这就说明至少你们那两个同事肯定认识他!还有!你们赵警官也认识他,他们是警校同学。”

    “赵警官?”

    “对!赵志勇,你们经侦支队副支队长,我还有他电话!”王暮雪边说边直接按下了紧急呼叫,因为她在上次同赵志勇吃饭时就当面把他的手机号设置成了紧急呼叫人。

    在等待电话接通的过程中,王暮雪脸都涨红了,她觉得自己在蒋一帆面前丢脸丢到了家,跟别人交往了这么久,连人家真实身份都没搞清楚。

    果不其然,王暮雪接连打了几个,都无人接听。

    “他肯定是在躲我,你们赵警官跟他是一伙的!你们都是一伙儿的!”王暮雪已经出离愤怒了,蒋一帆忙安慰道“没事小雪,窃听器不是正在检验么,我朋友说结果等下就能出来,我们用指纹锁定他。”

    “指纹库也不的,万一找不到怎么办?”

    “不可能,他至少以前当过警察,我朋友说不可能指纹库没有他的指纹。”

    尽管蒋一帆这么安慰,王暮雪眼眶还是红了,蒋一帆连忙朝女警官做了一个歉意的手势,而后将王暮雪小心带到旁边的休息区,两人都坐下后蒋一帆道“没事,一定找得到,或者……”

    “或者什么?”失望透顶地王暮雪喃喃开了口。

    “如果你还记得他手机号,用我电话试着打打看?看他接不接。”蒋一帆说着掏出了自己的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