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同人 > 投行之路

正文 第407章 各种踢皮球

    正在王暮雪犹豫要不要用蒋一帆手机拨打鱼七电话时,蒋一帆的技术科朋友拿着项链和手表等物证出来了。

    依照目前的电脑指纹匹配技术,检测过程还是很快的。

    “上面有四个人的指纹,王建义,王建国,陈海清以及王暮雪,都是辽昌人。”

    “只有这四个?”王暮雪急切道,因为上述这些人是自家人,王建义是她爷爷的名字,其余两个就是父母。

    “嗯。”对方回答,“这些人都出过国,在我们出入境记录中存有指纹记录。”

    “你们之前不是说警队人员都录过指纹么?”蒋一帆问道。

    “是的。”那人举起了手中的物证袋,“但两块手表和两条项链中指纹总数就是四个,没发现其他人的指纹。”

    “怎么可能?鱼七不可能自己做手表。”王暮雪坚定道“这些东西上面的指纹至少应该有制作工人或者店家的……”

    “他应该是擦过了。”对方平静道,“当然,也有可能这些东西都是机器生产的,所以没有留下生产工人的指纹,但更大概率是你们说的那个人,在装窃听器时不仅擦过物品表面,而且他操作时戴着手套。”

    王暮雪虽然极为震惊,但一切都是情理之中,一个警队神探在自己做案时,可能随随便便留下证据么?

    王暮雪到现在才明白为何当初那50万鱼七让自己直接打给尹飞,因为这样他就不用提供自己的银行卡信息从而暴露身份,而如果王暮雪预料得没错,资金肯定在尹飞那里就断了,可能是取出现金还债了,也可能鱼七的整个欠债故事都是假的,总之资金流很大概率无法连接到他母亲那里。

    其实王暮雪直到现在内心都不认为鱼七会骗她钱,如果他真的爱钱需要钱,不会拒绝自己这么多次的主动帮助,且自从他们成为男女朋友以后,鱼七都是免费交王暮雪格斗技巧,根本没再让她报过课。

    但这个人既然能安这么多窃听器,且身份都是假的,还有什么做不出来呢?

    他是一个极其复杂的人,想到这里的王暮雪都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自己的判断了,但为了提高警察的参与度,她抬起头平静地朝蒋一帆的朋友道“如果这个人骗我的钱,50万,你们警察管么?”

    王暮雪的这句话让蒋一帆甚是吃惊,他没料到鱼七还能骗钱。

    “诈骗的话,当然管。”那位警员道,“请问他是怎么骗的?”

    “编故事。”王暮雪简短地回答道。

    “那么他跟你是什么关系?”

    王暮雪听到这个问题,咬了咬嘴唇,犹豫了一下才答道“交往了两年的男朋友,当然,现在已经是前男友了。”

    警员“……”

    最后,那位无语的警员还是很有礼貌地推荐了一位记录官详细听王暮雪描述了前因后果,但在最后,记录管跟王暮雪说“你提供的这个手机号是早年那种不记名的手机卡,其实这种手机卡运营商已经在逐步清理了,只不过也有不少漏网的,所以目前通过手机号查不到名字。”

    王暮雪听到这里轻笑了一声,果然不露任何痕迹,这就是鱼七。

    警员继续道“虽然这个人对你隐瞒了身份,但听上去他是向你借钱,并没说不还,且介于你们已经交往两年,不属于陌生人,所以即便他最后拒不归还,这个案子实质上不是诈骗,而属于民间借贷纠纷,你男朋友与你的借贷纠纷。”

    “所以呢?”王暮雪挑了挑眉。

    “民间借贷纠纷不属于我们警察的权利范畴,最后若他真的不还,你们应该去人民法院起诉他。”

    “什么?!”王暮雪放大了音量,她对于警局这种踢皮球的理由着实惊了,“但他的身份是假的啊,他用一个假身份让我转钱,这就是诈骗!”

    那位记录员示意王暮雪冷静,而后安抚道“所谓诈骗,是他虚构一件并不存在的事情,而后目的就是为了骗取钱财,如果他父亲跳楼和举家借债的事情是真的,并且有还款意愿,就不属于诈骗。”

    王暮雪听到这里感觉天都塌了,她根本不知道鱼七是谁,如果说这事儿警局不管,要自己去法院起诉,那么应该起诉谁呢?

    纯看资金流水应该起诉尹飞,但是尹飞是好人啊!看来要抓到鱼七还是得走尹飞这条路了……

    见面前的姑娘一时间没了声,记录员道“你也不用太着急,那个手机号不是前天还给你打过电话么?你现在自己试着联系一下,如果对方不接或者关机,我们再想办法帮你找。”

    其实不是王暮雪不想联系鱼七,而是她不敢,因为她觉得自己根本不是鱼七的对手,现在鱼七很大概率已经知道了窃听器的暴露,如果他要对自己下手,人身安都没法保证,这也是为何王暮雪宁愿来警局,让警察直接参与的原因。

    可她来到这里后,处处碰壁,这种做假身份证的小作坊不少,民间借贷纠纷更是多,警察根本没心力管,唯一有点用的就是那些窃听器,结果上面居然找不到嫌疑人的指纹,所以警察态度已经很明确了你自己联系下,借贷找法院,不然就提供有力的证据,否则姑娘你就洗洗睡吧。

    提到赵志勇,由于他所在的经侦支队跟地方派出所不是一个机构,所以这些派出所警员让王暮雪去市公安局经侦处直接找赵志勇,踢皮球的技术一如既往的牛。

    王暮雪今天只请了半天的假,下午还要赶去上班,所以她只好憋着一肚子气离开了。

    “没事小雪,你哪天方便,我陪你去找那个赵警官。”在车上蒋一帆同王暮雪道。

    王暮雪整个人靠在座椅上,侧头看向窗外,过了很久才开了口“一帆哥,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

    “嗯,是很傻。”

    王暮雪闻言立刻扭过头看向蒋一帆,果然,蒋一帆嘴角噙着一抹微笑,于是王暮雪轻哼一声道“我不带你去了,我自己去,你去就是看我笑话的!”

    这时蒋一帆已经将车停在了天英大厦门口,“下午下班前提前40分钟跟我说,我来接你,地铁没法直达我家,非常时期,你不要乱打车了。”

    王暮雪本想拒绝,但一想到自己如今小命都不保了,只得点头同意后下了车。

    午休时间,电梯里没什么人,王暮雪的脑子一路放空到她所办公的楼层,怎知电梯门刚打开,面前出现的人让她直接大声尖叫向后跌坐在地上。

    那个人在青阳炎热的八月底穿着一件褐色的长袖风衣,左手打着石膏,右手按着电梯的开门按钮,他跟王暮雪说“小雪,我不会伤害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