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同人 > 投行之路

正文 第408章 他的真名是

    看着面前定定看着自己的鱼七,王暮雪被吓得脸有些白,这种强烈的恐惧不完是来自于鱼七这个人,还来自于未知与来不及应对。

    “你出来,还是我进去?”依然按着电梯开门键的鱼七开口道。

    这是一个不需要思考的问题,王暮雪直接跟逃命一样地蹿出了电梯。

    至少外面整层楼还有两三百个天英控股的员工,这些员工虽然被划分到四个封闭的区域,并非敞开式布局,但至少电梯间经常有人经过。

    逃出电梯的王暮雪靠在对面的墙角,双手紧贴着墙面,依旧十分害怕地看着鱼七。

    “我说了,我不会伤害你,我现在也打不过你。”鱼七说着主动抽起了宽大的左边风衣袖口,王暮雪看到石膏一直打到了他的手肘,可以说鱼七现在的整只左手是不太能活动的。

    如果换作以前,王暮雪肯定会马上问鱼七手为什么会受这么严重的伤,但现在她处于一种极度压抑和威胁之下,致使她看到这一幕时依然没有说话。

    鱼七站在原地,没有向前一步,他伸出右手,手掌朝上,温和道“手表和项链给我吧。”

    王暮雪神色一闪,对方这次来的目的明确了,他是想要回证据,“你休想!”王暮雪壮胆道,“现在光天化日,里面都是人,你如果敢硬抢,我就把你打趴下!”

    王暮雪虽然学了两年格斗实战术还是没打赢过鱼七,但后期都是小输,且那是两只手的鱼七,以他现在的样子,王暮雪判断自己赢面还是很大的,而且打不过还可以大叫,这层楼的保安有两个,他们的员工休息室就在电梯间玻璃门对面,过来只需要跑六七步。

    瞅见王暮雪这副要拼命的样子,鱼七笑了,“你不给我,我怎么帮你按上我的指纹?”

    “啊?”王暮雪眉毛向上挑了挑,怕自己听错了。

    “你要是怕我都拿走,就一件一件给我,我按了指纹还给你,不然你拿着那些,不过是一些废铁,没法当证据。”

    王暮雪此时看着鱼七的脸色更害怕了,因为好似鱼七什么都知道,连今早上自己去警局告他无果的事情他都懂。

    鱼七看出了王暮雪的担心,他当然不会告诉王暮雪他是怎么知道一切的,所以他说的是“我警队朋友很多,所以抱歉,我知道了,你不是想抓我么?抓我要有证据的,你给不给?”

    王暮雪听后一咬牙,直接从包里掏出一条被装进透明物件袋的项链扔给了鱼七,同时提声道“有本事你按啊!”

    鱼七蹲下身,从地上捡起那个物件袋,王暮雪看到他真的用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捏了下项链,随后将物件袋封好,从地上推回到王暮雪脚边。

    这样的交换物件留指纹的动作两个人又重复了三次,直到两条项链、两块手表都留下他的指纹后,鱼七才站起身,他刚想跟王暮雪说什么,就有人从电梯里陆续出来了,因为午休时间已经差不多结束,很多在楼下散步的人陆续返回工作岗位,空旷的电梯间开始熙熙攘攘起来。

    王暮雪没有走,她想不明白为何鱼七要这么做,最后鱼七对她说“晚上你下班了,我在楼下等你,你不是想知道我真名么?还有其他很多事情,到时我告诉你,顺便把欠你50万的借条写给你,然后你就可以把我带去警局了。”

    鱼七说完就离开了,留下了一脸懵逼的王暮雪。

    王暮雪第一反应这是圈套,但鱼七晚上碰面的地点选在了人来人往的天英大厦,这是自己熟悉的地方,都是自己人,且他确实在所有物件上按了他的指纹,这么做对他来说有什么好处?

    王暮雪本想现在就拿着这些证据去警局把鱼七告了,但她担心如果现在告的话,原本鱼七想对自己说的话他就不会说了,而且借条估计也拿不到,50万可是王暮雪自己亲手赚的,无偿给善良的且爱她的人可以,决不能白给骗子!

    思考再三,王暮雪决定看看鱼七下班后究竟能对自己说什么,反正证据都在自己手里,他也不可能再耍花样了。

    办公室的气氛很安静,无论是王立松、柴胡还是律师团队,没有一人主动跟王暮雪提起阳鼎科技被立案的事情,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大家都在总结着这次非洲走访的工作报告。

    客户提供的是程高级酒店以及头等舱的待遇,不可能回来后明和证券不给出一份详实且有建设意义的总结报告。

    王立松对于王暮雪周五没来以及周一上午请假的事情没有多问,只是告诉了王暮雪她接下来应该完成哪些工作。

    工作内容很多,还涉及不少数据分析。

    王立松因为今晚要陪曹平生应酬先走了,而律师涉及的问题并不是特别多,所以在大约晚上九点时,王萌萌和李月也走了,柴胡接到母亲电话后就急匆匆收拾书包,说家里水管漏水了要回去处理,工作带回家做,于是整个办公室在10:00时,就剩下王暮雪一个人。

    她本想再工作一段时间,但怕如果太晚单独见鱼七更不安,在给蒋一帆发了信息后,王暮雪快速收拾东西下了楼。

    青阳经城区因为都是写字楼,几乎没有住宅区,故10:00之后的街上还是较为空旷的,没多少人,王暮雪一出大门就认出了鱼七的那件褐色风衣,当王暮雪走近他时,旁边唯一一家还在营业的便利店也关了门。

    “你说吧。”王暮雪站在离鱼七大致七八步的位置朝他的背影喊道。

    鱼七转过身,他的左手自然垂下,右手插在风衣口袋里,他打量了王暮雪好一会儿,才从右边口袋里抽出一张纸,朝王暮雪走了过来。

    王暮雪下意识退后了两步,但想着那张纸应该是借条,于是只好撞着胆子停在原地,让鱼七靠近他。

    鱼七在离王暮雪一步之遥的距离停了下来,将纸条递到她面前,王暮雪接过一看,真的是借条,借条上用歪歪扭扭的字写明了借款人、欠款人、借款时间和地点,只不过欠款人的落款处,王暮雪看到了被按上了手印的一个名字,难道……这就是他的真名?

    “你好王暮雪,我叫姜瑜期,姜子牙的姜,周瑜的瑜,期望的期,之前告诉你的鱼七,是我的小名,亲戚朋友都这么叫罢了,这是我的身份证。”说着,他从裤带中抽出了一张身份证递给了王暮雪。

    王暮雪定睛一看,身份证上的照片确确实实是眼前的鱼七,名字也确实是姜瑜期,身份证号他的生日……真的是1988年1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