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同人 > 投行之路

正文 第409章 这次是真的

    看到这个日期王暮雪开口道,“你让我怎么相信?如果这个又是假的呢?”她的眼神充满了嘲笑与质疑。

    “等下我们一起去警局,你就知道真假了。”鱼七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他的眼神让王暮雪突然没有办法直视,如果看久了,王暮雪认为自己会再次相信他。

    “何况还有我的指纹可以双重比对。”鱼七说到这里顿了顿,声音开始变得有些沉重,“对不起小雪,我一开始就骗了你,无忧快印打印室里的材料几乎是申报文件,我们不可能出来之前不做核对,所以也就不可能出现掉落在地上没人管的文件,法氏集团的承诺书,是我当时故意抽出来的,为的就是找个借口认识你。”

    王暮雪闻言牙齿咬着下嘴唇,只听鱼七继续道“虽然确实是同年同月,但我的小名也确实不叫小可,我之所以知道你养的狗的名字,是因为我看完了你所有的微博文章,其实在我们见面之前,我就已经很了解你了,至少很了解你的过去。”

    将头撇过一边的王暮雪依旧没有接话,于是鱼七继续道“健身房我们相遇,可以说是偶然,也可以说是必然,因为是我故意找了离你公司最近的健身房做兼职,我想着你以前这么爱运动,工作后不可能一直忍着不健身,所以我是在那里专门等你的,当然,如果你去了其他健身房,我也会马上发现并且跟过去,我会让偶然成为必然。”

    鱼七说到这里深呼了一口气,“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在健身房见面后,第一次一起打车回家,那时候我让你注意手机安,我还直接摆弄过你的手机,其实那时候我就在你手机套里放了窃听器……”

    王暮雪听到这里眼睛彻底瞪大了,她转过头难以置信地看着鱼七,就听鱼七继续说“后来我觉得这样的方式不太隐蔽,毕竟手机套你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取下来,所以跟你确认关系后,送了你项链,你的一举一动我都知道,包括你家里父母的对话。”

    鱼七说到这里叹了口气,“只不过,你的狗很聪明,没过多久就把我的项链咬坏了,这使得我不得不想出送手表这个办法,可惜你父母因为不太看好我们的关系,手表没戴,所以我确实没有得到多少有用信息。”

    “你到底为什么要针对我们家?!”王暮雪突然放声大吼道。

    鱼七见状沉默了一会儿,才将自己父亲与阳鼎科技的前因后果都告诉了王暮雪,听罢,王暮雪彻彻底底地呆愣在原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现在结果还没出来,我也不知道细节,但其实从头到尾,你都没有任何错。”鱼七看着王暮雪认真道,“所以小雪,我还是那句话,我是坏人,我现在跟你去警局吧。”

    “好啊!走!”王暮雪怒气冲冲地边走边掏出导航软件,直接定位最近的一家派出所,走路过去大概10分钟。

    王暮雪的步伐很快,她也能听到鱼七的脚步声始终跟在她后面,从天英大厦到派出所最近的步行路段都是小路,由于附近居民区,街边的商店已经关,小路上只有一前一后两个路灯下的身影。

    毕竟今日鱼七要跟王暮雪说出所有的不堪,他不想他人听见,故他跟赵智勇说今日他只是去支队附近最热闹的那家咖啡馆,不需要派人保护他,当然,他也提醒了赵志勇,以后不管多忙,王暮雪的电话一定要接。

    进入警局大厅后,王暮雪“啪”的一声将鱼七刚给的那张身份证拍到桌子上,朝接待的女警员道“这个身份证是假的,不信你可以验证一下。”

    女警员有些懵,她拿起身份证看着面前一脸严肃的女人,再看了看跟在她后面进来的男人,对比了下身份证,上面的人不就是那个男的么?

    “物证就在眼前,伪造身份证你们警察也不管么?”王暮雪双手撑在桌面上,女警官迫于压力,从抽屉中掏出了一个黑色验证身份证的仪器,比刷卡机稍微大一点,她将身份证在机器上按了一下,上面显示出了身份证磁条对应人的信息。

    这个信息王暮雪也从机器的屏幕上看到了,姜瑜期……

    “这是真的啊!”那个女警官莫名其妙地抬头看着王暮雪,王暮雪默默拿回了那张身份证,手指从那三个字上划过,原来他真的叫姜瑜期,自己爱了两年的人,真名叫姜瑜期。

    女警员随即看到面前站着的女人眼眶红了,但她马上翻开包,掏出了两块手表和两条项链,四样东西都被警局专用的透明物证袋包着,依次排列在桌面上。

    女警员不知道眼前这女人要干嘛,因为她将东西放出来后就定定站着不说话了,目光始终停留在那些东西上,眼泪在她的眼眶里打转;而她身后站着的那个男人,原先一直看着她的背影没说话,最后他好似也很难过,扭过头去擦了擦眼角。

    女警员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有些看傻了,但她不用猜也知道这肯定小俩口闹变扭。

    其实,如果这是王暮雪自己找到的证据,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所有事情都说出来,让鱼七被拘留,还要将他告上法庭才能泄愤。

    但眼前这一切,能逮住他伤害他打赢他的利器,都是鱼七主动给她的,不,应该是姜瑜期主动给她的。

    王暮雪突然觉得一切都没意义了,她有一种在跟对手竞争到白热化的阶段,明明没有胜算,但对手居然主动跪下来给她踹,让她赢,她觉得如果此时真的把对方踹了,场观众都会觉得很可笑。

    王暮雪的周围自然没有观众,但她那颗好强的内心过不去这个坎,尤其是在她得知姜瑜期父亲的死,跟自己家的股票有关时,她就更下不去手了。

    这个世界,究竟谁是好人,谁又是坏人?

    最后,女警员看到面前的女人将东西麻利地收回包里,包括那张原先她认为是假的身份证,头也不回的走了,当然,男的也追了出去。

    眨巴了两下眼睛,女警员才轻声骂出一句“神经病啊!”

    待二人又回到幽暗的小路时,王暮雪接到了蒋一帆的电话,蒋一帆已经将车停在天英大厦楼下了,王暮雪说了句“马上到”后挂了电话,她停下脚步,转身跟鱼七说“我们到此为止吧,互不相识。”

    说完,她直接加快速度跑开了,在这个过程中,她并没有听到任何追自己的脚步,直到王暮雪跑到已经可以看到蒋一帆车的地方,她才突然想起来,糟了!他的身份证还在自己包里……

    但当她回去找鱼七,不,是回去找姜瑜期时,远远就看见穿着褐色风衣的姜瑜期被十几个手持家伙的男人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