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同人 > 投行之路

正文 第411章 注定不平凡

    “都别过来,否则我一刀扎死他!”王暮雪朝手持家伙的十几个男人道,她的左手死死顶着白发男的后脑,双腿膝盖压着男人的手臂,下半身还有姜瑜期帮忙,白发男根本没法动弹。

    见那十几个男人正在犹豫,王暮雪补了一句,“我跟你们说第一句话前就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不想被关进去的话,现在就滚!”

    男人们一听警察会来,一部分人开始后退了,从疼痛中稍微缓过来的白发男狰狞地喊道“谁敢跑操蛋的!我他妈进去了,你们这帮吸毒的一个都别想活!”

    这句话起了天大的作用,毒贩们觉得生命受到了威胁,他们互相看了看,觉得自己这边十几个人,不可能干不过对面两个人,王暮雪感觉情形不对了,正在拼命想计策,就听姜瑜期冷冷一句“你们别冒险了,我们杀了他,他的嘴就永远闭上了,至于你们身上有什么,我不知道,我很久以前就不是警察了。”

    王暮雪闻言甚是吃惊,什么?!难道真的要杀人?!

    “他拿十几个人威胁我们,杀他属于正当防卫,不需要付法律责任。”姜瑜期朝王暮雪道,“刀给我,我来动手。”

    刀下的白发男一听浑身都抖得不行,拼命反悔求饶,王暮雪手定在原地没动,姜瑜期也没强行抢刀,那十几个人当然想别人替自己动手,于是所有人就这么僵持着,整条街只能听到白发男的哭喊声,地面都湿了,还带着一股尿骚味。

    就在这时,警车的声音传来,姜瑜期输了一口气。

    十几个男人中不少条件反射地把腿就跑,但仍有理智的还是想把老大救出来,毕竟老大知道的秘密太多了。

    就在他们挥舞着武器朝这边冲时,姜瑜期拽着王暮雪就跑,只不过他们没跑几步,那些追他们的人就已经骤然停下,有的人手里的刀棍掉在了地上,因为四五个警察正用枪指着他们。

    17个人都弄回警局,警车一时间不够,所以只能分批,三个警察将剩下的人控制住了,所有人蹲下抱着头,屁都不敢放一个。

    “你知不知道你今晚在做什么?”姜瑜期朝王暮雪小声道,他其实在听王暮雪说了几句话后就知道她肯定事先报了警,有备而来,后面所做的不过都是拖延时间,晚上的经城区没什么人,警察5分钟之内赶来的几率很大,何况不远处就是派出所。

    王暮雪穿好鞋,从警察手上接过自己的包和手机,一脸平静地说“姜瑜期,从今天开始,我爸欠你爸的命,如果他真的欠了的话,我王暮雪已经还你了,我们两清。”

    说完,她稍微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正要往回走,谁知被一名警官直接叫了住,“女士,你还不能走,等下要一起跟我们回警局录口供。”

    怎知王暮雪头也没回,举起手机冷冷道“刚才发生的所有事,你们赵志勇警官应该都听到了,回头你们自己调录音吧,我还有事。”

    “这……”警官刚要追上去,却被姜瑜期拦住了,他看着王暮雪远去的背影,突然明白了自己为何也会爱上她,因为自己和她,看似好不沾边,但其实本就是一类人。

    王暮雪刚才面对众多敌人时看不出一丝害怕,她的勇气似乎与生俱来。

    她知道介入冲突前先报警,她知道程偷偷开着手机不仅可以让警方知道事态发展,还能提供准确定位;她的格斗技巧快狠准,最关键是,她有勇气、魄力和精准度去完成这一切。

    这个姑娘身上下具备的气场和素质,足够实现她当初相当警察的梦想,只不过她最后还是跟世界上的大多数女人一样,穿着职业装,坐在电脑前,入出永远冷气十足的大型写字楼,过着平凡的上班族生活。

    但是姜瑜期明白,这个姑娘,就算放在一个平凡的位置上,也注定不平凡。

    王暮雪关上保时捷车门后,蒋一帆笑道“你不是回去拿文件么?”

    王暮雪此时才反应过来自己手上并没有任何文件,心想算了,在蒋一帆面前,最好别说谎,于是她边系安带边平静道“我是去做了一回自己而已。”

    见王暮雪没有过多解释,蒋一帆咀嚼着这个意味深长的回答发动了车子,蒋一帆开车很稳,从来没有任何让人不适的加速与急刹车,平稳得就如同他的性格一样。

    一段时间后,王暮雪见蒋一帆并没有接着问自己问题,于是好奇道“一帆哥你真的很能忍,别人说话说到一半你就可以不好奇。”

    “我当然好奇。”蒋一帆道,“你想说的话自然会说,我也很愿意听你刚才是如何做自己的,只不过,从我认识你以来,其实你一直都在做自己。”

    窗外的霓虹将蒋一帆的侧脸罩的很暖,这是一种让王暮雪心很定的暖,于是她半开玩笑地说“一帆哥,你如果不愿意做我哥的话,就做我爸好了,我觉得现在的感觉,很像我当年放学被爸爸接回家的那种感觉。”

    本来以为蒋一帆一定又不愿意,没想到这次他居然很爽快的说“好啊,那我捡了一个大便宜,没追女生没约会结婚没办婚礼就有这么大的女儿,每个月还懂得拿15倍房租孝敬我。”

    “你……”王暮雪坐直了身子,不知为何,她感觉这次再跟蒋一帆接触,他似乎不太一样了,但是王暮雪知道蒋一帆只不过是顺着自己的玩笑而开玩笑罢了,归根结底还是不希望自己有压力。

    但是有些事情王暮雪认为必须说清楚,于是她在蒋一帆的车已经开进车库后,下车前清了清嗓子道,“一帆哥,我跟鱼七今天虽然正式分手了,你也知道是因为什么,所以……我可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不会爱上任何人。”

    “我知道。”蒋一帆直接接过了王暮雪的话,“你放心,我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的,如果我遇到喜欢的女孩,你就把我给你的戒指还给我,省得我再买一个。”

    “啊?!”王暮雪一脸惊愕,“一帆哥你怎么能这样啊?!你就算没有新城的股权你还一样是亿万富翁,看看你这车库的车!”王暮雪本来想继续说些什么,但她硬是忍了回去,直接下车摔门走了。

    不知道为何,那“砰”的一声摔门,蒋一帆竟然觉得很悦耳,他笑着打开储箱,抽出了一根烟,烟盒上的牌子写着“醇香”。

    (警局审讯室)

    警官“你爸贩毒进去了你也不知悔改!说!你们这个毒品用什么方式卖的!”

    白发男身子有些发抖“很多,有直接一包一包的,也有灌进酒吧的饮料一瓶一瓶卖,也有装进烟草里的。”

    警官“你们的仓库在哪里?”

    白发男“经城内港街18号。”

    警官“哪个酒吧?!”

    白发男“鹿角,还有钻石人间。”

    警官“只有两家酒吧?!”

    白发男“发誓只有两家,这种地下交易哪里敢大规模,其他家我们不太信得过啊!”

    警官“香烟呢?怎么卖?”

    白发男“我们买了外国一个烟草公司的壳,用他们的品牌在卖。”

    警官“牌子叫什么?”

    白发男“叫醇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