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同人 > 投行之路

正文 第412章 小可与小爱

    2017年接下来的四个月,应该是王暮雪进入投资银行后最平静的四个月。

    由于阳鼎科技十多年前是明和证券保荐的项目,所以该公司被立案调查的事情成了明和证券挥之不去的阴影,因为如果调查结果表明是阳鼎上市时,或者上市后明和证券的两年督导期内发生的猫腻,那么明和证券也脱不开关系。

    吴风国和曹平生作为阳鼎科技的签字保荐人,这四个月异常沉默,甚至一次都没跟王暮雪联系,但王暮雪听父亲说他们回了辽昌很多次,目的是配合资本监管委员会的现场检查。

    不知道是出于对父母的不再信任,还是蒋一帆家房子太大了,王暮雪执意将小可接来了青阳,而她也惊讶的发现,蒋一帆家原来养了一只纯种布偶猫,叫小爱。

    小爱有着冰蓝色的玻璃眼球,一身细滑光亮的雪白长毛,耳朵是沉静的浅灰色,鼻头粉粉的,气质高贵。

    小爱是小可住进来后才主动现身的,它之前只喜欢在后花园活动,因为那里有它的专属藤椅和精美的木雕猫窝。

    小可出现后,小爱本能地显示出猫科动物与生俱来的领土意识,它盯着小可的眼神跟见了杀父仇人似的,虽然身子小,但她丝毫不怕体型大它几倍的阿拉斯加,在数次猫狗大战中,小爱都凭借着自己的超级无影爪占据了上风。

    因为狗普遍都有顺从意识,打不过就会很情愿地当小弟,于是不过短短一周,这栋别墅的一猫一狗就分出了老大和老二,小可会等小爱吃完才开始吃自己的狗粮。

    能跟小可住的这个优势让王暮雪已经不打算搬离蒋一帆家了,况且蒋一帆出差的时间比较多,一栋别墅大多时候都被王暮雪独占,别提多爽,更爽的是车库里的车随便她开,这让王暮雪彻底告别了在一线城市挤地铁和打车的苦逼生活。

    每当王暮雪回到家,右手撸着猫,左手撸着狗的时候,都觉得自己过去三年主动找苦头吃的行为简直是脑子进水了,可她却好似已经记不太清过去的二十多年有多甜,只记得这三年工作时的辛苦,而且记得格外清晰,清晰到几十年后,她还可以绘声绘色地将给自己的重孙子听。

    天英控股的尽职调查还在继续,问题还是先前挖出来的那些,只不过要根据企业整改情况不停归纳和更新底稿文件。

    如果说王暮雪以前是一名动物洗澡工,以前是帮狗洗,现在得帮一只大象洗,洗的工序和手法没太大区别,就是量大,所以耗时长。

    由于不想再麻烦蒋一帆,所以王暮雪特意挑了一个蒋一帆出差的时间回到原来的出租屋里收拾东西,她请来的帮手连她自己都没想过,木偶律师王萌萌。

    王萌萌的下班时间跟王暮雪差不多,两个人可以顺道过去一趟,最主要是,父母这三年陆续从辽昌寄来了太多衣服,王暮雪根本穿不完,她打算一次性处理掉,直接扔的话还不如给没几件衣服穿的王萌萌挑几件走。

    “我要搬走的衣服已经收拾好了,柜子里的衣服都是现在我穿不太合适的,挺新的,你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有的话可以直接拿走。”王暮雪朝王萌萌道。

    王萌萌打开了衣柜,整体扫视了一眼,没具体细看就很平静地说“我可以都拿走么?”

    这句话让王暮雪颇为惊讶,心想难道她真的一点都挑?

    家里是有多大的困难才会说拿走这种话……

    “当……当然可以。”王暮雪说着忙拿来了打包带,一边帮王萌萌装衣服,一边道“这里的家具其实都是我自己买的,现在新家家具都是齐的,用不上,你如果有觉得合适的也可以一起搬走。”

    “大厅的也可以么?”王萌萌问。

    “都可以,都用不上了。”

    “好,那我都要了。”王萌萌态度干脆,王暮雪发现她的脸没有之前那么紧绷了,收拾衣服的时候动作还挺轻快的,好似与自己的距离感被瞬间拉近了。

    能够用一些废品讨好这种总是很高冷的动物,王暮雪还是觉得挺值得的,于是她试探性地问道“对了,你为什么不太喜欢做投行的?”

    “柴胡那大嘴巴跟你说的?”王萌萌松弛的神色立即变得严肃起来。

    王暮雪赶忙否认道“没有没有,是我自己感觉的,我感觉你其实不针对我们每一个忍,但好像不太认可干我们这行的人,当然,也有可能是我感觉错了,因为你的工作天天要跟我们打交道……”

    “你没感觉错。”王萌萌又开始低头整理着衣服,“我之所以选择做非诉讼律师,是因为我更看不惯诉讼律师那套,我没有办法帮坏人打官司,所以我才来做企业上市,至于为什么不太喜欢投资银行,大概是因为我表哥吧。”

    “王潮?”

    “对。”

    听到这个名字王暮雪迟疑了一下,因为王潮就是签自己家阳鼎科技的项目协办人,还是蒋一帆现在的顶头上司,近几年投资圈公认的超级新星。

    这几个月王暮雪周边依旧没人跟她主动提过阳鼎立案的事情,柴胡这种公众号小神都没有发过与阳鼎沾边的文章,不仅如此,他还拒绝了很多其他保代的项目组邀请,依旧选择继续留在天英控股,这让王暮雪觉得自己没有被抛弃。

    与柴胡同样贴心的当然还有王萌萌,她对此也是只字未提,但此时的她突然非常认真地看着王暮雪道“你放心,阳鼎科技立案,应该是后来的事情,与之前上市和上市后的那几年没什么关系。”

    王暮雪闻言瞬间停住了手中的动作,“你怎么知道?”

    王萌萌将眼神避开没去看王暮雪,“这没啥奇怪的,我表哥的事情,我或多或少知道一点,总之你放心吧。”

    其后的一两个星期,王暮雪都强行逼着自己消化王萌萌给的定心丸。

    因为如果明和证券不出事,至少家庭和工作,王暮雪还能继续拥有一个。

    时间来到了2018年,那个所有人都在沉默中等待的《阳鼎科技处罚通知书》,终于在资本监管委员会官网上公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