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频道 > 他不会死

正文 第527章 我有脚么

    只见那评弹女脱下鞋子,她的腿下空空,只是两条腿并没有脚。而且,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

    她居然可以漂浮在半空中!!!

    “我的天啊!”予亭大叫着,用力砸门,大呼救命。而就在此时,那评弹女竟然摘下面具。面具下的她是一张被烧伤的脸,那脸就像是一个怪物,特别地骇人。

    评弹女突然笑了,那笑容十分凄凉,她哀嚎着,抱怨着世事不公。当年,就是在这里,起了一场大火,她被所谓的恩客锁在演艺厅中,葬身于火海,结局十分凄惨……

    她的灵魄离不开这里,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弹唱曲子打发时间,她恨,恨所有人,她要让所谓的恩客都付出代价。

    予亭绝望地闭上眼睛,坐等自己被评弹女ko。不料,门却突然被撞开。

    只见熙朵拿着噬魂剑,一剑就劈到评弹女的身上。

    评弹女幻化出琵琶,弹出的却是靡靡之音。接着,琴弦处飞出了很多尖刀。

    “别听!”熙朵误伤予亭的耳朵,她一个闪身,躲过了琴刃。

    与那评弹女过招几回合,熙朵催动火球术,她的指间幻化出红色的火焰,目光凌厉,“喂!弹琵琶的,我可知道你是怕火的,如果你不配合,我就用火让你灰飞烟灭。”

    评弹女一见顿时怂了下来,“别……别,大师,小女子有眼不识泰山。千万别用火,千万别……”她跪地求饶,那张毁容的脸依旧可怖,但是更多的是可怜。

    “那好,你不要再反抗,乖乖给我进玉坤瓶,我送你往生去。”熙朵说完,拿出玉坤瓶,就等那评弹女束手就擒。

    谁知,评弹女见到玉坤瓶十分惊讶,“奴家在这里多年了,想要去往生却不知如何去得,大师当真可以帮奴家吗?”

    熙朵点头,扬了扬玉坤瓶,“相信玉坤瓶,往生无压力。”呃……虽然不押韵,但是足以表明玉坤瓶的作用了。

    接着,评弹女就被熙朵收入瓶中。伴随着她的最后一曲,一切都尘埃落定了。

    “朵姐,幸亏你来救我了~哎,刚才真的吓死我了。”予亭惊魂未定,坐在凳子上歇着,这才缓和了许多。

    熙朵催她赶紧离开,予亭才坐下歇一会儿,心想着反正阿飘也解决了,再歇一会儿也无妨。

    “熙朵,这里到底什么时候有的演艺厅啊,我都不记得这里有这么个厅。”予亭四处看了看,确定从没有来过这里。

    熙朵摇摇头,解释道,“这里可不是什么演艺厅,你想看吗?”

    予亭将信将疑,这里的确就是个演艺厅啊,不是演艺厅还能是什么,“不是吧?到底是什么?”

    “那你看看吧~别后悔哦。”熙朵说着,默念“3,2,1”,接着打了个指响……

    顷刻间,予亭突然觉得身子底下凉凉硬硬的,她坐着的椅子已经变成了……

    一座墓碑!

    “啊啊啊啊!!!”予亭吓得跳起来,见四周的景色也都变了,这里明明是一个乱坟岗。

    她一路大叫着,不知道自己这么久跑出这么远了,和熙朵走了好远才回到真实的演艺厅。

    “熙朵……刚刚的幻术也太厉害了,要不是你把幻术解了,我还蒙在鼓里。”予亭一路跑回来的,上期不接下气,刚刚真的吓得不轻。

    “这才哪儿到哪儿,幻术可是变幻无穷的,刚刚只是个场景而已。”熙朵去买了杯热牛奶,让予亭喝下压压惊。

    热乎乎的牛奶确实可以起到安定心神的作用,予亭喝了几口,胃里暖烘烘的,感觉好多了,“哇!那如此说来,如果我会幻术,我的减肥大计就可以完成了。”

    熙朵一脸问号,“嗯?”

    “你想啊,我每次吃饭就吃一点,用幻术幻化成一大桌子菜,这样我都吃了,过程是很爽的,实际上我却吃得很少,也不会胖。”予亭笑着yy着,心想着这似乎真的不错。

    “喂喂,可是你吃完还是会饿的啊。不要想着一劳永逸,还是踏实做人吧~”熙朵拍了拍她的肩,拉着她回到演艺厅。

    予亭跟上她,“我记得你原来不是这样的啊,踏实二字从你嘴里说出来真的好不真实~”

    熙朵对她眨了眨眼睛,“城哥教我的哦~”或许自己是被城爸爸刚正不阿的做人风格影响了,不然刚刚的话熙朵怎会发自内心地说出呢。

    艺术节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姐妹们都决定一起回寝室了,出来的时候,好巧不巧的碰上了茶妹。

    茶妹依旧是夸张招摇的打扮,但是此时的她却不再盛气凌人,而是满脸泪痕。

    熙朵没有看到她,而是撞了她一下。撞得她措手不及,险些崴了脚摔倒。

    “不好意思……”熙朵连忙道歉,差点认不出,这居然是茶妹。

    可能是茶妹过于伤心,并没有因为熙朵突然撞过来生气。要是合她以前的性格,肯定就炸了。

    “喂,别理她,我们走~”徐洁可是知道这个茶妹之前想勾搭辛城的,再加上她的风评特别差,这种人还是离远点才是上上策。

    熙朵也想一走了之,可是茶妹手腕上的印记却让她警惕起来。

    那个印记就是徽章的图腾,基本上每个出现这个图腾的人,都意味着他们会死于非命。在这之前,熙朵一定要阻止。

    见茶妹魂不守舍地走了,熙朵选择默默跟上她。她对徐洁她们说,“大姐,你们先回去,我去看看,晚些回来。”

    熙朵一路跟着茶妹,竟然发现她开车去了一个泳池party。

    茶妹的男友冷明宇就在这个派对中,此刻的他正被美女环绕,躺在泳池中的一个气垫床上。

    只见茶妹对着那群女人冷着脸,她掏出一块手表,对着她们扔到水里!

    表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形的抛物线,接着“咚”地一声,坠入了水中。

    “谁捡到就是谁的!”茶妹对着那些女人冷冷道。她轻抿下唇,表情隐忍,不经意间,目光与冷明宇相撞。

    熙朵心中暗想,原来是这个茶妹还惦记这个冷明宇啊。合着冷明宇才是她真爱~不过他俩还挺登对的,不是有句话么,xx配x,天长地久。

    “喂!你看不起我们?想羞辱我们么?”冷明宇身边的一个女人对着茶妹叫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