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遇 第一八四章?最爱的古典

本文独家整理:BuDuSu。com

    那明巴峡谷,地处黄金海岸内陆。

    和激情四射,阳光普照,让世界旅游海岸旅游爱好者趋之若鹜的海滨不同,黄金海岸内陆,充斥着原始和自然的气息。

    那明巴峡谷和春溪国家公园,有着最丰富多样的生态系统,和地球上最古老和悠久的雨林。

    随处可见的瀑布、树龄超过两千年的南极山毛榉,南半球最大的死火山。

    漫步其中,就像漫步在古老而雄伟的森林百宝箱。

    这一次的出行,虽然也是临时起意。

    刚好遇到倪梦带着好几个司机过来送马,宦享就在倪梦带着司机们离开的时候,找她要了一个司机。

    宦享自己开着可以同时运两匹马的大型运马车,和齐遇先一步出发。

    司机等集装箱车到位之后,就开着回归到集装箱状态的,那个有着两个马房的ten fld别墅组成模块,去合适房车露营的地方,等着跟齐遇和宦享汇合。

    宦享一直记得自己和齐遇说过的话,再去那明巴峡谷的时候,要带齐遇去看蓝光萤火虫。

    倒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最合适的机会。

    齐遇还在假期,齐铁川和ada还在意大利度假,最是自由不过的时候。

    齐遇不知道宦享能用那么短的时间,做那么多的安排,出发的时候,还一阵唏嘘:“带了两匹马出来,今天又没有机会去看蓝光萤火虫了。”

    “我们的这次出行,难道不是为了让我和心肝小匠匠有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吗?你怎么就想到萤火虫去了。”宦享转头看着齐遇,确定她没有发现自己刚刚和倪梦带来的司机商量的事情,就干脆把峡谷露营变成了一个惊喜。

    宦享大哥哥的惊喜,就是这么地随意而又贴心。

    那些太过刻意的惊喜,反倒很难逃过齐小遇同学敏锐的眼神和敏感的心。

    “哼,追到手和没有追到手,果然是不一样的呀~”齐小遇同学嘟着一张娇艳欲滴的嘴,半真半假地生着气。

    说话不算话的男生最不值得信赖了,看在宦享哥哥殿堂级颜值的份上,就勉为其难不和他计较了。

    那个心理活动异常丰富的齐小遇同学,又上线了。

    “你的这个动作太可爱了,而且还极具诱惑,严重影响你的宦享哥哥开车,你能等到了那明巴峡谷再生气吗?”宦享伸手捂住了齐遇的嘴巴。

    因为在开车,只是轻轻碰了一下,就草草地结束。

    “你见过女朋友生气,还要让她等一下的人吗?”齐遇的嘴是不噘了,取而代之的是斜眼如刀的射向宦享。

    “你再用眼神诱惑我,我可就靠边停车了啊。”宦享被自家小姑娘,如箭一般的眼神,给射得心神荡漾。

    他太难了,他不过是想要好好开车,想要给她的小姑娘一个惊喜,怎么就招来了这一路的撒娇诱惑。

    “停车就停车呀,反正今天也不是我要和摇滚伏尔甘培养感情。谁怕谁呀,乌龟怕铁锤呀?”威胁什么的,在齐小遇同学这儿,是最不起作用的。

    “你还有没有作为国家马术队队运动员家属的自觉了?”威胁的方式有很多种,一种不行,宦享就换另外一种。

    “有,特别有,敢问中国骑手宦享,你需要家属提供什么服务?”齐遇立马就换了一副姿态,顺势就握住了宦享已经落回到档位上的手。

    宦享开的运马车抖了一下。

    这个未经世事的小姑娘,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说话的内容、表情和附带的动作,都容易让人一个爱他的男人想入非非。

    宦享大绅士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稳定好了自己的心态。

    他的女孩,还要过多久,才能长大呢?

    需要家属提供什么服务?

    这样的问题,要怎么回答?

    “你这段时间,来来回回的飞,应该还没有调整好吧,你趁现在没什么事情,好好睡一觉吧,等到了我叫你。”宦享大哥哥很快就做出了最能“趋利避害”的决定。

    “那你飞得比我还夸张呢,我要是睡着了,把瞌睡虫传染给你,你把车开到森林和小溪里面去了没关系,心肝小匠匠和脾肺小色色要是受伤了,那可怎么办呀?!”齐小遇同学的关系,向来都有些另类。

    “这么大的罪名,我可承担不起,本色信仰还好说,摇滚铁匠要是有什么是,我应该会被‘铁粉’给碎尸万段了吧?”宦享顺势转换了一个能够好好聊天的话题。

    “哈哈哈哈哈哈哈,宦享哥哥,你的这个提议让我豁然开朗呀~”齐遇的笑点,经常都带有不确定性。

    比如现在,宦享就不太明白:“怎么个豁然开朗法?”

    “就是,回头给心肝小匠匠换发型,或者暂停《铁匠之舞》系列视频的发布,要是盗了让‘铁粉’群起而攻之的程度,我就说,都是骑手宦享惹的祸。”

    “我就是一个背景,也没人知道我什么样,但我一说骑手宦享,你肯定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了。”

    齐小遇同学装得很邪恶地对着宦享眨眼睛。

    “你舍得让你家骑手,背上这么大的一口黑锅啊?负重前行,舞步要怎么轻盈?”宦享非常自然地把自己放到了齐遇家庭成员的位置上。

    “人生在世,有舍才有得呀~”呀字诀少女在顽皮过后,才开始吐露真相:

    “我这两天整理了一下,摇滚伏尔甘之前拍摄留下的花絮,至少还能撑个三五个月的。我们好好带着心肝小匠匠训练,看看他有没有可能实现自己的奥运梦想。三个月的时间,应该差不多就能知道,摇滚铁匠适合不适合转型了。”

    “我家小姑娘准备还挺充分的嘛。”宦享给齐遇投来了赞赏的目光。

    他喜欢的这个小女孩,做事情比同龄人要有计划的多。

    “那是呀,也不看看是谁家的呀~”齐瑟遇上线。

    “谁家的?”宦享很配合地追问。

    “这还用问呀,生长在齐家铁铺的小姑娘,当然是齐家的呀~”齐调皮捣蛋不按常理出牌遇上线。

    “你以后会是宦家的,即使和太监一个姓的那一家。”宦破罐子破摔享初次登场。

    “说到这个,还真感觉,一切都是天注定,浩瀚宇宙、无尽星辰,冥冥中自有安排。”热衷捣蛋的齐小遇同学忽然就不捣蛋了。

    “我家小姑娘貌似比我更加适合学天文,我只知道研究浩瀚星辰,你却可以研究冥冥之中的安排。我能有幸知道一下你的研究成果吗?”

    “像你这么三生有幸的人,自然是可以的。”齐遇的中文造诣,经常会应为超纲爆表。

    “愿闻其详。”宦享没有再纠结齐遇遣词造句的手法。

    “你名享姓宦,就是姓太监的意思,这个没有问题吧?”齐遇非常认真地说着无厘头的话。

    “我能说有吗?”

    “不能。”

    “……”

    宦享默默地做了一个你请继续的手势。

    “达成你姓太监这样的一个共识之后呢,我们就可以接着往下讲课了。”齐中文老师遇硬生生地把诲人不倦演绎成了毁人不倦:

    “心肝小匠匠的本名,叫ble hr tj,你没有和蓝荷tj组队参赛的时候,tj就是铁匠的缩写,等到你和摇滚铁匠配对成果了,tj成太监的缩写了。”

    “如果,享宦=享太监,那么,蓝荷tj=蓝荷太监。”

    “我一想到享太监要带着蓝荷太监代表中国队,征战奥运,我就兴奋地睡不着觉,还特地起来查了一下,太监是不是中国古代特有的,是不是最具中国特色的一个名字。”

    齐小遇同学的话题,越扯越偏。

    “然后呢,你有搜索结论了吗?”宦享不想纠结于女朋友有太监来称呼自己的男朋友,对自己是多大的一种侮辱。

    和一个不开窍的小姑娘,讨论更深层次的问题,最终受伤的,多半还是他自己。

    自己给自己找罪受,不符合宦殿堂级学霸享的人设。

    “有是有了,但是有点失望,朝鲜和越南这些一脉相承的亚洲国家就不说了,古埃及、古罗马、阿拉伯帝国、奥斯曼帝国、竟然都有太监制度,简直比比皆是,比我想象中的常见太多了。”

    齐小遇同学一脸的惋惜过后,就是满脸兴奋的总结陈词:“太监常见,但姓太监不常见,享太监和蓝荷太监,是天造的一对,地设的一双是为冥冥中自有安排。”

    齐遇的总结做到最后,还摆出了一副摇头晃脑的学究之态。

    “你把摇滚伏尔甘过继给我宦某,让摇滚铁匠从现在开始就跟我姓,实在是令宦某感激涕淋。”宦享非常愉快地接受了自己姓“太监”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

    “真感激假感激?”齐遇还是第一次听到宦享哥哥自称宦某。

    耳朵里面听的是宦某,心里面想的,是某太监,齐遇也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么毒。

    “必须是真的!”宦享重重地点了一个头,笑得意味深长。

    宦享的笑容一开始还是有些牵强和刻意的,没多久就变成了大哥哥标志性笑容。

    一尘不染的笑容,纯洁地仿佛没有经过,人们生活的这个纷繁芜杂的世界,哪怕一星半点的磨砺。

    毫无侵略性的笑容,却耀眼地让齐小遇同学完失去了挪开眼睛的能力。

    齐遇盯着宦享看了两分钟,宦享脸上的笑意都没有敛去。

    犯规一下下还能忍,持续犯规这么长的时间,是可忍孰不可忍。

    “宦享哥哥你想什么想这么开心呀,说出来让我伤心伤心呀~”齐遇忍不住发问。

    “那我说了,你可别真伤心啊。我就等着你名字冠上我的姓的那一天,等着我们的孩子,冠上我的姓的那一天。”有问必答的宦享哥哥,摆明了是要实践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样的至理名言。

    “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有不婚主义的苗头了,你肯定不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因为姓太监,而没有女孩愿意嫁的人。”齐遇一出口,就错误评估了宦享大哥哥的市场行情。

    “你早上不还和倪梦说,你只有小的时候才觉得自己是要单身一辈子的吗?”宦享大哥哥抓重点的能力,从来都是宇宙第一等的。

    “时间它总是最公平的,所有的过去,都曾经是未来,所有的未来,终将变成过去。”齐遇一本正经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你肯定是一个误入中文系的哲学生。”宦享大哥哥给齐小遇同学一个新的评价。

    “哪能呢,我明明是一个误入哲学系的音乐诗人。”齐遇给自己安了一个新的身份。

    “又会作曲又会写诗,还真的没有比音乐诗人更适合你的称呼了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收到下一首表白诗。”宦享大哥哥有点怀念相互表白的日子。

    “这年头,谁这么老土,表白还用诗呀?这行为可真是够古典的呀,宦享哥哥你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呀~”齐翻脸不认人遇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舞台。

    “没办法,你喜欢的宦享哥哥就是这么古典的一个人。”宦享把责任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古典好呀,我最爱的就是古典……骑乘了。”齐遇故意说话大喘气。

    “是哦,你喜欢古典骑乘?那等有时间,带你去西班牙看古典骑乘的表演。”宦享大哥哥,一直都是这么好说话。

    “你说要带我的去的地方那么多,也就是说说而已。”齐小遇同学,非常不合时宜地想到了蓝光萤火虫。

    “我对你,永远都不可能只是说说而已。”宦享的这句话,也不知道是一语双关还是很多关。

    “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齐小遇同学还是没机会发现有惊喜在等着她。

    “你傻傻的样子,特别可爱。”宦享把手伸到了齐遇的头顶。

    “开车就好好开车。”心有不满的齐小遇同学,第一次严词拒绝了宦享大哥哥的摸头杀。

更多访问:BuDuS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