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遇 第一九零章 生还是不生

本文独家整理:BuDuSu。com

    “我女朋友说什么,都一定是对的,谁说一个模子里面不能刻出一个人学霸和一个马学霸呢?摇滚伏尔甘,你说是不是?”宦享先是伸手扶了一下齐遇,让齐遇在本色信仰的背上坐正。

    本色信仰是一匹非常温顺的马,一直都调教的特别好。

    宦享倒是不担心齐遇会从马上摔下来。

    但本色信仰对于齐遇来说,毕竟是一匹新的马,没有和摇滚铁匠之间的默契,也没有从小到大的陪伴。

    宦享调整完齐遇的动作之后,就没有想着要继续做摸头杀。

    齐遇把身体侧向宦享的这个动作,会让本色信仰开始黄金蛇形路线训练。

    有了这个动作指令,却因为摇滚铁匠身体的阻挡,没有可以让本色信仰展开黄金蛇形训练的空间。

    这样一来,已经被调教得会针对每一个扶助做出相应动作的脾肺小色色,就会心生疑虑。

    这样的疑虑,对于一匹高级盛装舞步马来说,是相当糟糕的“暴力干涉”。

    也不知道是听懂还是没有听懂摇滚铁匠甩了甩自己飘逸的银鬃,做了一个从高度缩短跑步到伸长跑步的无缝衔接。

    “摇滚伏尔甘刚刚的这个动作是怎么做出来的?要怎么样才能让他再做一次?”骑手宦享被摇滚铁匠的链接步伐给惊艳到了。

    但因为是骑在马上,所有,单独的一次,并不能了解这个动作的貌。

    “所有高难度的动作,在我们心肝小匠匠这儿,都是小菜一碟,但是,很遗憾,他就是兴之所至,没有办法通过扶助手段,让他重复同一个动作。”齐遇遗憾地摆了摆手。

    “就算是摇滚伏尔甘之主也不行吗?”

    “换做是我骑的话,他经常都能听懂我说的话的,我就夸夸他,然后说robsp; vul,let'sdoitaga让他再来一次。我的成功几率超过70,但这个方法不适合你,你和他还没有那么熟。”齐遇对摇滚伏尔甘的调教,向来都没有什么章法,从来都是照着自己的性子来的。

    宦享俯身到摇滚铁匠的耳边,用温柔得能够从耳朵直接涤荡到心灵的声音说“robsp; vul,let'sdoitaga“

    然后,宝贝小遇遇就被宦享大哥哥联合心肝小匠匠给打脸了。

    摇滚铁匠在听到宦享的话之后,完美复刻了刚刚的两种跑步姿势和中间的衔接。

    不知道是真的听懂了,还是一个简单的巧合。

    面对这么直接而又迅速的打脸,齐小遇同学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要高兴,还是应该觉得丢脸。

    “敢问顶流巨星摇滚伏尔甘,你的节操哪里去了?”齐遇用极度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宠物小匠匠。

    开心有之、震惊有之,欣慰有之、郁闷有之,自豪有之、丢人亦有之。

    “大概是被我在他耳边吹的一口气,给吹没了。”宦享很高兴。

    对于盛装舞步骑手来说,任谁能骑到摇滚铁匠的背上,还在只说一次的情况下,就让摇滚铁匠接受了自己的声音指令,都一定是一件能够让人欣喜若狂的事情。

    那种感觉,就好像你追逐多年的明星,忽然出现在你的生活里,还细细聆听你说的每一句话。

    这感觉,何其美妙。

    “切,凑巧一次半次的,你嘚瑟什么呀?”小阿遇表示不服。

    就算已经做好了被自己的男朋友“撬墙角”的心理准备,那也不能被撬得如此轻而易举吧。

    摇滚伏尔甘之主不要面子的?

    马精一样的心肝小匠匠在宝贝小遇遇和宦享大哥哥的对话里面,听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情绪。

    他大概能知道他的宠物主现在有点情绪,但又不能理解是因为什么样的事情让齐遇有情绪。

    他明明已经遵照了宝贝小遇遇的“千叮咛万嘱咐”,好好地和宦享大哥哥相处,怎么现在好像又有点不一样了。

    摇滚伏尔甘停止了自己的舞步,后退着走路,落在了齐遇的身后,拿自己的头和脖子往骑着本色信仰的宠物主身上凑。

    虽然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但是撒娇卖萌求安慰,总不会有错。

    “好了啦,你是最棒的摇滚伏尔甘,是小遇遇错了,小遇遇小心眼,你接下来还是要继续好好表现,知不知道呀~”齐遇立马就头像了。

    千好万好,撒娇最好。

    千错万错,卖萌没错。

    “宦享哥哥,我们家小匠匠他刚刚和我说了,他之所以愿意听你的指令,是因为你说的那句话,我刚好先说了一遍。等下我不说,你自己一个人让他再做一次,你看行不行!”齐遇决定要给自己找回一点场子。

    小匠匠都这么撒娇卖萌了,就肯定不可能还有哪怕一星半点的错。

    那么,心气难消的齐家铁铺传承人,就只能从骑手宦享身上找回场子。

    大师级骑手怎么了,殿堂级学霸怎么了,宝贝小遇遇还真就不信,宦享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驾驭她的心肝小匠匠。

    齐遇压根就不知道自己这种,别扭到极致,以至于开始有些扭曲的心态,是从哪里来的。

    十分钟之前,她还在祈祷,希望心肝小匠匠能够接受宦享大哥哥的骑乘。

    等看到宦享顺利得一塌糊涂的上马过程,齐遇先是惊,后是喜,再往后就是现在这种甜得发酸的感觉。

    惊+喜+甜+酸,或许才是十八岁人性最完美的体现方式。

    “没关系的小匠匠,一次不行我们就两次,两次不行我们就三次,三次不行我们就一次又一次,总有一天,我们会特别特别行。”宦享没有理会齐遇的赌气,反而是用比刚刚还要更加温柔的声音,俯身和蓝荷·铁匠说话。

    “小匠匠也是你叫的?”小阿遇有点生气。

    为什么宦享大哥哥不是这么和宝贝小遇遇说话的。

    那声音,那表情,简直……

    这么多年,齐遇还是第二次嫉妒自己的马。

    第一次,是嫉妒他有这么好的一个马主。

    第二次,就是现在——好想变成摇滚伏尔甘的耳朵。

    听说,一个声音,如果足够好听的话,就能让耳朵怀孕。

    如果齐遇变成了摇滚铁匠的耳朵……

    如果耳朵怀了孕……

    那是生呀……

    还是不生呀……

    还是生呀?

    。

更多访问:BuDuS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