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禁区猎人

禁区猎人 第五百五十四章 致命海蜇

    “东西看不见这个事儿吧……说起来其实很简单。”

    苗光启人坐在安澜号的控制室里,手上捧着玻璃茶杯。

    说完这句话,他仰头把茶杯里剩下的解毒剂一下全喝了,然后把透明杯子搁在台面上。

    苗老先生手指着玻璃茶杯,然后说道:“来,你们看看这个东西,是不是也看不见?”

    苗雪萍和anne彼此对视了一眼,随后苗雪萍说道:“苗光启你当我俩瞎啊?”

    “现在当然是看得见的。”苗光启淡淡说道,“那如果把目前这屋里子里的灯关了呢?”

    “那也看得见啊。”苗雪萍说道,“外面月光星光都在,一个屋里的玻璃杯子只要留神,肯定看得见。”

    “有道理。”苗光启点点头,“不过相对与灯火通明或者大白天,是不是看起来就费劲儿了?”

    “那倒是。”苗雪萍点点头。

    “那如果这杯子很薄,透明度极好呢?”苗光启说道,“就跟一张塑料薄膜似的,那在大晚上,还看得见吗?”

    “只要留神,肯定还是看得见的。”苗雪萍坚持道,“你这个说明不了问题。”

    “嘿。”苗光启说道,“那如果是在晚上,又隔着两公里以上呢?”

    这下苗雪萍不吭声了。

    anne点头道:“那确实够呛能看见了。”

    “哎!不对!”苗雪萍说道,“我们以飞艇的视角,因为距离远看不到很正常,可林朔他们不是还有什么夜视望远镜嘛?苗成云把这种望远镜说得那么厉害,我们人眼看不到的东西,用上望远镜怎么也看不到呢?”

    “我们聊点别的吧。”苗光启这就想把话题挑过去了,“我还有另外一种假设……”

    苗雪萍太了解这个堂兄了,一看苗光启神色不对,知道这人心里有事儿,赶紧说道:“不行,这事儿你必须给我说清楚。”

    “我们飞艇看不到确实很正常,这东西是海洋生物,在缓慢移动的情况下,体温未必很高,热成像捕捉不到,这就显示不出来。所以望远镜的热成像功能,也是不顶用的。”苗光启说道。

    “根据苗成云所说,这个望远镜不止热成像的功能吧?”苗雪萍追问道,“其他模式也看不到,你怎么解释?”

    苗光启也是实在没这个脸继续编下去了,只好看着anne坦白道:

    “我跟你说实话吧,其实这个望远镜,是苗成云要采购的。

    我研究过,五千美金一个,这就是智商税。

    这小子估计是吃了回扣了,我念在他最近穷的份上,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anne听得目瞪口呆。

    目前奇异生灵研究会是anne管账,她是真没想到自己导师和师兄还能干出这种事儿来。

    苗雪萍也没想到,她原本是想为难一下苗光启的,结果这就问出事儿来了。

    苗光启怪不好意思的,轻声说道:“anne,他毕竟是你师兄,你就网开一面。

    这批望远镜的采购费用,我回头私人补上。

    这事儿责任就在我身上算了,反正出了泰坦这件事儿,我这个代会长也很快就要辞职了。”

    导师都这样表态了,anne也不好说什么,她只能叹了口气:“我没这么大主意,这事儿得问林朔。”

    “行,我回头亲自跟他说。”苗光启抹了抹脸,然后说道,“说回正题,这个东西之所以看不见,我的推测大致就是这样。

    这东西在空气里,应该是透明的,就像水母在海里一样,飘着走。

    再加上它是晚上出来活动,所以人眼很难察觉。

    成云这小子阳八卦六境的修为,这个距离下他也就只能感觉个大概。

    再加上他还要分心掩饰自己吃回扣的事儿,心思不专,感知这就更不准了。

    林朔他们三个用望远镜去看的时候,这东西其实已经离开那个位置了,飘过来了。

    所以这事儿没那么玄乎,也不是望远镜本身的问题。

    这就是个时间差。”

    ……

    仙本那的废弃酒店里,林朔改主意了,不能扎枪。

    而苗成云在那儿使了一会儿劲儿,随着东西越来越靠近,他总算是有眉目了。

    人就是不能亏心,苗大公子这天晚上其实挺心虚的。

    这一批总共三十个望远镜,他钱其实没挣多少,结果今晚这东西居然还真派上大用场了。

    因为自己贪点小钱,采购的装备拖了后腿,这事儿要暴露了,别人的看法他倒是不怎么在意,关键是师妹anne,那得多瞧不起自己啊。

    所以刚才一看到魏行山举着望远镜在看,他心里就慌了。

    人这一慌,就容易亢奋,事情的轻重缓急也就不知道了。

    荒腔走板地闹到现在,心中的慌乱宣泄了出去,苗公子这会儿心思总算沉了下来。

    林朔难得指望自己一回,这回要是表现好了,功过相抵,那这事儿其实也不大。

    于是他开口问道:“林朔,你吃过海蜇吗?”

    林朔正在思考用什么手段对付这东西呢,乍一听到这个问题脑子没转过来。

    作为一个吃货,他随口就答上了:“那当然了,我是海边人。海蜇用酱油醋糖做一个汤汁,拌一拌,再淋上一勺麻油,特别下饭。”

    “我去,你都把我说馋了。”苗成云愕然道。

    林朔这才回过神来:“你问这个干嘛?”

    苗成云说道:“这东西的模样我大概有感觉了,像海蜇。

    它这会儿不是沿着绳索慢慢爬上来的,而是就跟海蜇在海里似的,晃晃悠悠飘上来的。

    也幸亏这东西人眼看不见,不然多吓人啊。

    你想象一下,一个直上直下的电梯井黑布隆冬的,这东西跟幽灵似的慢慢飘上来,悄无声息,憋着要杀人……”

    林朔琢磨了一下这个画面,倒确实是打了个冷战。

    他倒是不怕鬼,身边追爷在呢,主要是如果真如苗成云所说,那这东西能在空气中飘起来,那应该是一种体型非常轻薄的物种。

    这种东西林朔以前没见识过,处理起来没经验。

    他刚才用电梯门是否破损作为动手的依据,这就容易出问题。

    因为电梯门是左右两扇,中间有门缝,这东西轻薄,大概率能从门缝里直接钻出来。

    到时候门没什么动静,东西歘一下出来直接糊脸上,那多大能耐也不顶事儿。

    老爷子还是老爷子,狩猎经验太丰富了,所以他那手扎枪愣是没给林朔,这是让儿子别作死,再好好想想。

    林朔稳了稳心神,问道:“现在这东西飘到几楼了?”

    “十多楼了。”

    “我和楚弘毅一上一下守着,你快去通知魏行山,准备炸药。”林朔说道。

    “你要炸药干嘛。”苗成云问道,“炸楼啊?”

    “电梯井直上直下,是相对独立密闭的空间,只要引爆方位合适,爆炸威力相对集中,对大楼的破坏整体可控,楼塌不了。”林朔说道,“所以我这不是要炸楼,而是炸海蜇。”

    “行我知道了。”苗成云刚要走,却被林朔一把拉住了,“又怎么了?”

    林朔补充道:“别下去太多人,这东西现在应该是在捕猎。

    但凡是捕猎,肯定是往猎物多的地方去,所以它会放弃了楼底下的楚弘毅,而是顺着电梯井飘上来。

    要是下去太多人,楼底人数多过楼顶了,那这东西很可能就不上来了。”

    “明白了!”

    ……

    这趟出来,五两六轮大悍马,各种装备还是准备得比较充分的,炸药也有。

    只不过这会儿大家都住在顶层,不可能把炸药带上来,于是十二个安保队的队员和魏行山一道,得下楼去车上拿。

    原本电梯井的那根绳索是最便捷的,可这会儿电梯井里飘着一片致命的水母海蜇,此路不通。

    安装炸药这种活儿,猎人是不会的,也就这些雇佣兵出身的安保队员会。

    其实这趟出来做买卖,这群安保队员本来心气儿挺高的,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老板总算用得上自己了。

    结果没想到剿灭毒枭这份活儿接是接了,可到现场一看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先是苗公子一把火,然后老板娘再把自己一卖,把活儿抢得干干净净,自己这群人尽闲着了。

    之前帕朗卡拉亚南郊好不容易有个巡逻架枪的任务,结果还被人家俘虏了几个,被狄兰用交换人质的办法救了出来。

    今天晚上这事儿,他们眼看又派不上用处,纯是一帮后腿,结果峰回路转,这就又能发挥专业技能了。

    这本就是性命攸关的事情,再加上自我价值的实现,那还说什么呢,卯足了劲儿干吧。

    只是这趟人不能下去太多,所以魏行山冲到顶层点人头的时候,大伙儿是争先恐后。

    然后以魏行山为首,四个安保队员下楼。

    他们都不带走楼梯的,而是几根绳索快速接起来,抛到外墙,腰上挂扣直接绳降。

    摔死也就摔死了,顾不上那么多,抢得就是时间。

    按那片“海蜇”这么个飘法,它到楼顶也就十多分钟,留给安保队员安装炸弹的时间很短。

    楼下安保队员正忙着安装炸药,楼上的林朔却率先点火,抽起了烟。

    事到如今,着急上火也没用,抽根烟稳稳心神。

    有这十分钟时间,一根烟是绰绰有余的。

    另外这也是苗成云的建议,不仅是林朔,苗公子自己也点上了一根烟。

    苗成云一边把烟头嘬得通红,一边说道:“林朔,咱不能全指望下面这几人,万一赶不上趟呢?

    事到如今,我苗成云要显显能耐了。

    要说咱苗家阳八卦,论绝对威力,那还得是离卦。

    但是这离火,要想从自然环境下直接提炼出来,那是很难的,我这个修为还做不到。

    所以咱得抽烟,烟头你别灭,这是我的火种。

    你别站这里,往左两步。

    我们两个火种摆个八卦位,我要以此引火。

    我事先说明,这离火之术这威力不好控制,回头把你脸烧坏了可别怪我。”

    林朔赶紧把烟头夹在手指,远离自己的脸。

    “哎呀,你别乱动火种,就叼嘴里!”苗成云急了,“人的口鼻呼吸是带着阳气的,这是引发离火之术的一个前提条件,而且你得跟我一样嘬烟头,这样火种好歹儿旺一点儿!”

    林朔一听这话,脑中灵光一现,心里忽然来了一种感觉。

    这感觉就像之前在圣湖湖底似的,福至心灵,同时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体内开始涌动。

    他闭上眼睛,仔细感知了一下这股力量,然后睁开了眼:

    “苗成云,你通知底下的人马上远离电梯井,炸药别安了。”

    ……